免费言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杀猪开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梦中之梦,纷纷潜入
    一艘船?

    张奎很快想到了水府地下数千米的那个船壳,但同时又觉得不太像。

    那船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明显是与真龙同归于尽,而夜叉将军所说,却是龙骨制作。

    “哈哈哈…”

    没等他想明白,百眼魔君就发出了戏谑的笑声,“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艘船…即便龙骨制作也只是船。”

    “难不成老龟妖能开着船来撞本王?”

    “是、是…”夜叉将军连忙点头,一脸的恭维,“魔君神威盖世,我等只是痴心妄想,还求魔君放过我。”

    “呵呵…”

    百眼魔君声音变冷,“你也莫说好话,老龟妖既然这么有信心,想必此船也有几分威能,具体计划是什么?”

    在百眼魔君的逼问下,夜叉将军无奈,只得将半月后出发去玄阴山的事说了一遍。

    “哼,灵教…”

    听到地点是在玄阴山,而且灵教也去,百眼魔君大大小小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郑重。

    随后,他浑身上下无数眼睛齐齐发出诡异黑芒,夜叉将军的脸色也渐渐变得呆滞。

    百眼魔君终于缩回了触手,

    “哼,这星光入梦之术虽然奇妙,但一丝神魂也只能做到这样,还是要找个肉身傀儡才行…”

    嘀咕了几句后,百眼魔君那诡异的身躯伴着星光缓缓退入了黑暗中。

    这手法,简直太糙了…

    张奎看得直摇头,虽说梦境中很容易分辨真假话,但这夜叉将军明显隐瞒了不少事。

    且看我的手段。

    想到这儿,张奎伸手一挥,周围景象顿时大变,出现了洞府、海水、明珠、石床…

    嫁梦术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编织梦境,军师那星光入梦的手段,自然是比不上的。

    “查兄,查兄…”

    伴随着焦急的呼喊声,夜叉将军迷迷糊糊醒来,迎面就看到了游府主担忧的面孔。

    夜叉将军悚然一惊,连忙看了看周围,随后眼中出现一丝迷茫,“游兄,发生了什么,好像有些不对。”

    “你被百眼魔君那魔头侵入了梦境!”

    游府主脸上满是担忧,“他应该是对你施了术法,快仔细想想,有没有说漏什么?”

    恍若一道惊雷,夜叉将军猛然清醒,眼中满是恐惧。

    “对、对,没错,那魔头不知使了什么邪术,我竟然无法挣脱,我…我说了龙船的事…完了,龟老定不会饶我。”

    看到夜叉将军担忧,游府主立刻安慰道“你也是逼不得已,龟老不会怪罪的,再想想,还有什么没说?”

    夜叉将军强忍住慌乱,仔细想了半天后,顿时面带兴奋,“我只说了找船,却没说那船需要龙珠启动。”

    “哈哈哈…我没说海神殿龙气大阵就是学自龙船,百眼魔君不晓得厉害,定会倒霉!”

    游府主眼中一凝,轻声说道“查兄,再仔细想想,有没有透漏龙船的来历?”

    “哈哈,龙船是上古遗物,我水府就是依此所建,怎么敢轻易透露,游兄,你…”

    夜叉将军忽然察觉不对,狐疑地盯着游府主,正要说什么,就觉眼前一黑。

    再睁眼,已是自家洞府,阵法未被触发,分明无人来过。

    夜叉将军咽了口唾沫,只觉周围满是恶意…

    ……

    茫茫大海,繁星满天。

    忽然,轰的一声水花四溅,张奎在空中现出身形,随后脚下祥云翻滚,往太渊城而去。

    实在没想到,东海水府的目的,竟是龙骨船这种东西。

    现在一切证据都表明,上古时期曾有强大的仙道文明,他们建天庭,立神道,穿梭星海,无所不能。

    现在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那个时代废墟中的遗物。

    以龙骨为船,当然是要在海中航行,不过却非眼前这片海,而是茫茫星海!

    东海水府将其当作武器,简直是暴殄天物。

    迎面海风呼啸,张奎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说什么“此物合该我所得”,难免有些虚伪。

    应该是抢特娘的!

    与此同时海眼之中,军师缓缓收回法决,一座座祭台沉寂,漫天闪亮的星光也渐渐暗淡。

    祭台之上,沥青般涌动的黑色神魂,睁开了大大小小的眼睛。

    “百眼道友,有何收获?”

    军师清朗的声音响起。

    “他们要去找艘船…”

    百眼魔君倒也不隐瞒,将所见所闻讲述了一番,军师那模糊的影子瞬间气息涌动。

    百眼魔君立刻察觉,沉声道“怎么,道友识得此物?”

    军师沉默了一会儿,

    “百眼道友,你我境遇相同,都是只余一缕神魂,困在这方小小天地,不得解脱。”

    “或许,咱们的机缘到了…”

    …………

    烛火幽幽,石殿一片空旷。

    “褒山主,这月华山灵气盎然,灵教群山中最为上乘,你倒是舍得…”

    一女子身着绿色宫袍,高冠凤钗,眼角妩媚,口唇暗紫,腰躯婀娜,蛇尾蜿蜒前行。

    褒无心脸色淡然,“终究是身外之物而已,还不如换些灵药,芸山主,我知你垂涎已久,可满意否?”

    女子捂着嘴妖媚一笑,“褒山主也无需担心,赤麟教主,岂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

    “他什么人,我清楚的很!”

    褒无心眼中血光一闪,冷声道“废话少说,东西给我。”

    蛇尾女子笑容渐渐收敛,手中突然出现个玉葫芦扔了过去。

    褒无心接过后,神识一扫,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蛇尾女子盯着褒无心离去的背影,眼中绿光幽幽,嘶嘶,吐了一下长长的蛇信。

    褒无心似有所觉,转身冷笑一声,离开了大殿,抬头只见月光寒彻,周围小妖全都低头不敢看她,远处已有不少蛇妖盘成蛇阵修炼。

    褒无心冷冷看了一眼,飞身而起来到悬崖边,望着海潮连天自斟自饮,眼神悲切。

    “师尊,你当时好心收留蛇窟一脉,可曾想到过今日…”

    “您曾说变为天地之基,万物造化皆缘于此,可若世间没有永恒,我等所求又为何物…”

    悬崖之下,一条小鱼游荡于礁石之间,视暗流于无物,轻松避开一个个险恶阵法,随后哗啦一声跃出海面。

    嗡嗡嗡!

    小鱼化作蚊子,迎着狂风笔直飞行,很快落在了高耸悬崖之上。

    褒无心微微一笑,拎起酒坛晃了晃,“哪有能劈开罡风的蚊子,张道友,我这将死之人,如今在灵教无人敢惹,放心出来喝杯水酒。”

    “呵呵,还不知道是谁死…”

    烟雾散去,张奎露出身形,拎起酒坛猛灌了几口,“好酒,回味清凉如月光,就是有点儿寡淡。”

    “这是寒月草所酿,需得静心才能品味。”

    褒无心淡淡一笑,“道友,为何来早了两日?”

    “迫不及待啊…”

    张奎也不隐瞒,将所见所闻及猜测讲述了一番。

    褒无心听得目瞪口呆,“道友的意思是,那船有可以让我们避开阴间,直接去往月宫?”

    “有这个可能!”

    张奎笑容满面,“这次可要好好谋划一番…”

    褒无心眼中也闪过一丝兴奋,“想不到竟有意外之喜,我们是否要通知元黄道友。”

    “算了吧…”

    张奎一脸嫌弃,“那家伙忒胆小,若是知道了,我都能想到会说什么。”

    “这厮…又在惹事!”

    二人同时脱口而出,哈哈大笑。

    而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月华山大殿内,黑雾妖云翻涌,一只头生独角,十米粗,数百米长的巨大黑蛇缓缓出现,吐着信子,眼中满是凶残黑光。

    “夫君…”

    大殿内的蛇女面带笑容,蜿蜒盘旋而至,轻轻抚摸着大蛇的头颅,“你说下山寻找血食,可否满意?”

    黑蛇没有说话,而是对着蛇女缓缓张开了獠牙大嘴,里面全是涌动的肉块和大大小小的眼睛。

    蛇女先是愕然,随后眼中满是恐惧感,“百…”

    刚说半句,一道幽影就破空而出,单指点在了她的额头上,随后化作迷离白雾钻入了蛇女口中。

    蛇女眼中幽光不断闪烁,过了一会儿后脸色变得淡然,冲着黑蛇微微拱手“百眼道友。”

    黑蛇口中肉团蠕动,发出阴冷的声音“迷魂术不知为何失效,不过东海水府肯定想不到,我在灵教也藏了一个傀儡分身。”

    “百眼道友手段高明。”

    蛇女淡淡一笑,低头看了看秀拳,“这身子还是弱了点儿,不过却够了…”

    而就在这时,大殿突然微微颤动,伴随着恐怖的嘶鸣,远处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蛇女和黑蛇同时转头,看向红光方向,眼神阴冷。

    而悬崖之上,褒无心也猛然起身,看着那道红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赤麟这混蛋,提前破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