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终。(1 / 2)

车窗外,苏娴听到了动静,也赶了过来。

敲了敲窗门,坐到了副驾驶,偏头看了眼孟拂,“出什么事了?”

梁思坐在孟拂身边,她看着孟拂说出来伊恩的名字,愣了一下,“小师妹,你、你别冲动啊!我师兄不是故意隐瞒你的,这件事也没什么!对方她是香协的第一学员琼!现在连香协会长也要收她为关门弟子,这件事我们不吃亏!”

梁思跟段衍最不愿意的就是给孟拂还有封治添麻烦,他们两人在香协这么多天,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在这边立足有多不容易

她跟段衍都知道,联邦香协会长,想要对他们动手,甚至一个手指都不用。

孟拂没有回梁思。

“你跟老师都不容易,”看孟拂表情没变,梁思摇头,她抓着孟拂的胳膊,“琼她就是下一任香协会长,到时候一个不容易,她一句话让你跟老师都无法在联邦立足,你……”

听到梁思这一句,苏娴也被吓了一跳,“香协第一学员,你们是怎么惹到这个人的?”

孟拂终于抬了头,她看了梁思一眼,“第一学员?她很快就不是了。”

驾驶座,查利也回了下头,他挑眉,“就是琼小姐吗?”

“嗯。”孟拂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低眸又打出来一句话——

帮你找到了时间锁,我要联邦香协的一个人。

那边没有立马回复。

孟拂看着对话框,那边没有动静,她也不意外。

她先给乔纳森发了一个短信——

借用几个人我去香协使使。

发完这一句,她打开一个软件。

很快一个视频就被接通,视频那边是一个蓝色的头发,他正在高空作业,看到视频这边的孟拂,他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大神,找我?”

是孟拂许久不见的ask。

“在哪儿?”孟拂靠着后座。

“贫民窟,”ask打了个响指,收回腰上的绳子,“是想进我们恐怖组织……”

“不是,需要你帮个忙。”孟拂轻声开口。

ask立马打起精神,“什么事!”

着中间,除去跟ask说话,孟拂脸上也没有其他表情,这样子,不仅是梁思,连苏娴看的都有些陌生。

苏娴心底也不安。

听到“琼”她就知道是谁了。

她这几天在联邦,联系了很多人,接触的人最高的就是一个家族的,听说他们家族的大小姐就是琼,那已经是苏娴接触的最有权威的人。

但即便这样,对方提起“琼小姐”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的。

没想到梁思跟段衍竟然跟这位有瓜葛,难怪这两人不愿意说,藏在心里,要是她,她选择息事宁人。

她想着,拿着手机,不由得去联系苏承——

弟弟,你到哪儿了?

联邦香协。

伊恩看着单面玻璃后面,被密室关起来的人,微微偏头,“你还真是嘴硬啊,不说那香料究竟是怎么来的吗?”

段衍抬头,眼睛有些迷糊的看了伊恩一眼,“滚。”

“好,好的很!”伊恩抬手,忽然笑了,“加大电量,新研究出来的药物也让他试试。”

很快就有人拿着香料进入段衍的小房间。

“琼小姐还在会长那边,”助理看着几乎昏迷的段衍,犹疑了一下,“他毕竟是副会手下的,没事吧……”

乔舒亚在香协的地位毋庸置疑,差不多能与会长持平。

“不用怕副会,”伊恩之前也怕,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偏了下头,开口“我们背后是那位。”

“什么?”助理瞪大了眼睛。

那位……

能称得上那位的也只有城堡里的那个人,联邦主,几年前,几番势力更替,联邦陷入混乱,他一个器协的长老一飞冲天,成为了联邦主,并管理着整个联邦。

只是城堡里的人向来不能过分参与四协的事。

与四协还有fbi以及贫民窟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没想到琼他们直接得到了联邦主那边的支持?

两人正说着,外面有人进来,伊恩以为是来给段衍用新药的人,没有注意,来人打开了段衍玻璃房的大门,把段衍给放了出来。

看到人被放出来,伊恩眉头一皱,“让你们用药,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伊恩发现这些人也不是他惯用的手下。

现场也格外的安静,他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们是谁的人……”

“啪——”

头顶的无影灯开了。

“哒哒——”

几声脚步声不紧不慢的靠近,伊恩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人,为首的是一个带着黑色棒球帽的女生,容色极艳,眉眼间的冷冽掩盖了她一部分的厉色。

伊恩感觉到有些眼熟,看到她身后的梁思,认出来,然后怒吼道“是你们?不要命了吗?”

这声音,梁思不由被吓的往后倒退一步。

孟拂却没管,她直接往前走,停在了被架住的段衍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段衍的神态。

因为没用用药,段衍还保存着三分理智,他努力睁开眼睛,认出了孟拂,不由开始挣扎,“小、小师妹,你快走……”

孟拂深吸一口气,她看到了身边的人手里拿的药,那药还是实验品,但孟拂闻到了一点味道,她看了一眼这药,朝伊恩咧了咧嘴“你想给我师兄用这药?”

或许是她表情太过可不,伊恩不由往的又后退了一步,“你想干嘛?”

“不干嘛。”孟拂抬手,“给他试试。”

她带来的人都是器协的,直接拿着针管过去按住伊恩。

伊恩是调香师,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他不由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惊惧,“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啊——”

细长的针头直接扎进去。

“我知道,联邦香协的高级教师,带的最出色的弟子是琼,对吧,”孟拂蹲下来,她看着躺在地上,全身都冒出冷汗的伊恩,“你仗的是谁的势?哈罗德吗?嗯?”

听到这三个字,伊恩几乎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哈罗德,这三个字联邦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

香协的会长哈罗德,几乎全世界势力都不敢得罪的人。

&n1死后,晓哈罗德这三个字知道的人就更少了,能见到哈罗德的都是一些老家伙,连天网也没有收录,伊恩没想到孟拂会知道哈罗德。

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人来到自己的密室,刚刚信誓旦旦的伊恩终于开始害怕了。

“你……你……”

孟拂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看了愣住的梁思一眼,“不相信封老师,也该相信我,这些都是什么人,也配拿我给你们的东西?”

段衍已经晕过去了,梁思终于反应过来,她看着孟拂,“师、师妹……”

她印象里的师妹,都是懒洋洋的,调香只会动口指挥,喜欢赚钱,这是第一次看到孟拂这样的气势,梁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朝身边的人抬了抬下巴,“送给路易斯。”

身边的人都是乔纳森的,跟路易斯也熟,什么也没说,就拖着伊恩离开。

而被拖走的伊恩,本来就惊魂未定,听到“路易斯”这三个字,身体抖的更加厉害。

孟拂吩咐完,带着两个人离开,偏头吩咐查利,“你安排好,我去找他们会长。”

查利笑着点头,然后顿了一下,“您一个人过去吗?”

孟拂挥手,“已经联系了其他人。”

等孟拂走后,苏娴跟梁思还没反应过来,两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