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河
    空巢馆。

    秦冬夏和常思在演出大厅撞见,随后,两人一直在一起行动。

    不过,虽说是一起行动,但其实是常思在前,秦冬夏在后。

    “常先生,你不担心我是解吗?”

    秦冬夏注视着常思的后背,忽然说到。

    常思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你杀不了我。”

    秦冬夏没有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什么情绪,仿佛常思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沉默片刻后,秦冬夏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

    常思是一个很神秘的人。

    他上车不到一年,但列车几乎间隔一站就会挑中他,而他也着实有本事,所以常思的天数积攒得很快,等大家反应过来时,他的车厢号码已经变成了二十五号,成为了离下车最近的那个人。

    不是没有人去刻意结交常思,想从他那里打听一些“通关”的技巧,但常思的回应通常都很冷淡。

    不过常思冷淡归冷淡,却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与他一起执行过任务的人都说,常思话不多,整天板着脸没什么表情,但却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只要是他能帮忙的时候,他基本都会帮。

    需要打破僵局的时候,他也几乎是第一个上的。

    坦白说,秦冬夏根本就不相信这部列车上还会有这种人。

    如果那人上车的时间不久,那还有一些存在人性良善的可能,比如那个会救人的段续。

    但只要在列车上呆超过两三个月,基本就会放弃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形成的那些天真幼稚的想法。

    生与死是对人性最大的考验。

    所有认为自己会保持初心,一直坚持下去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已经变了。

    常思不知道秦冬夏的那些想法,他在大厅里走了一会儿后,停下了脚步。

    一直跟着他的秦冬夏发现他不动了,立刻意识到是发生了什么。

    她看向常思视线集中之处,低声道

    “那座雕像……一直在看着我们?”

    还没等常思回答,一阵诡异的脚步声就出现在了场馆内。

    “嗒——”

    “嗒——”

    “嗒——”

    两人都是经验丰富,反应敏捷的人,几乎同时抬头朝天花板看去。

    一个在天花板上倒立行走的鬼影,正在缓缓朝着这边走来。

    “分开跑。”

    常思立刻说到。

    秦冬夏也没有拒绝,她和常思一左一右,一人选了一个方向逃跑。

    而天花板上那个鬼影……似乎选择了来追她。

    秦冬夏心中全是不解。

    不对……

    我是解,那只鬼明明在某个房间的地底下,这是什么?鬼的分身?

    秦冬夏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那奇异的存在,这是身为解的特权。

    她知道鬼的状态和位置。

    此时此刻,那只鬼明明在空巢馆的某个房间内,距离大厅还有好一段距离。

    秦冬夏睁开眼,回头朝着天花板看去。

    那个在天花板上倒悬行走的鬼影让她心底发寒,她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难道只是恐惧催生出的幻觉?

    即便有一些猜想,但秦冬夏却丝毫不敢停下来赌一把。

    毕竟赢了也没什么奖励,输了却得丢掉性命。

    这时,本该和她分头跑了的常思忽然发出了声音。

    “来这里!”

    秦冬夏朝他看去,只见常思正站在一扇门前,那门顶上的标志牌似乎是……地下室?

    去地下室?

    地下室就安全吗?

    为什么?

    身后天花板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秦冬夏知道地下室可能会有危险,也知道不能完全信任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常思,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只鬼似乎一直知道她的位置,无论她在黑暗中怎么逃窜,都躲不开对方的探知。

    不安之余,秦冬夏摸了摸自己的耳坠。

    这是一个结。

    虽然段续让她最好不要去使用这个结,但真正到了生死之际,她却顾不上那么多了。

    如果……地下室有问题,或者眼前的常思有问题,亦或是天花板上的厉鬼追来了,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个耳坠。

    下了这个决心后,秦冬夏冲进了地下室的大门。

    见秦冬夏进去后,常思也马上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大门。

    门后是一条很长的阶梯,螺旋着向下延伸,狭窄的楼梯道内,两侧是雪白的墙壁。

    这次秦冬夏走在前面,常思走在后面。

    走着走着,秦冬夏忽然停下了脚步,不动了。

    “下面有水声?”

    她转头看着身后楼梯上的常思。

    常思想了想“旁边就是江,也许是江水的声音。”

    还没等秦冬夏发问,他又继续说道“这里下去是一个地下车库,严格来讲,还是在风都大剧院内部,并不算违规。通过车库我们可以通往不同的厅室,比起在上面乱转,走下面能避免更多的风险。”

    常思的话稍稍打乱了秦冬夏的思路,让她忘了自己刚才想问什么。

    但她觉得,常思说得有道理,如果地下车库有楼梯可以通往不同的厅室,确实要好过在剧院内乱找。

    抱着这样的念头,秦冬夏与常思继续往楼梯下面走去。

    然而,当楼梯走到尽头,出现在秦冬夏与常思面前的,并不是什么车库。

    而是一片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以及漂浮着残肢与骨骼的……血河!

    “呕……”

    强烈的腥臭让秦冬夏忍不住呕吐的欲望。

    同时,她的瞳孔也在颤抖,这条血河的出现简直太诡异了。

    它就在剧院的底部!而且……秦冬夏在血河里面看到了一些车辆。

    常思没有骗人,这里确实是车库,但不知何时这个车库已经被腥臭的血水灌满了!

    两人不是没有遇见过鬼,但即便是再恐怖的鬼,也不可能对现实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才对。

    甚至列车都在限制厉鬼对现实世界有过多的影响。

    然而,这条血河就这样无声地出现了。

    幻觉?

    梦境?

    不……这里是现实世界!

    秦冬夏无比肯定这一点。

    她不安地摸着自己的耳坠,虽然她从没有使用过这个耳坠,但自从戴上它后,她就再也没有被虚幻之物影响过。

    秦冬夏曾经到过一个名叫蝴蝶山的站,那里有一只拥有恐怖的制造幻象能力的厉鬼,那一站的所有乘客都被拖进了层层幻象里,挣扎不出。

    唯独她,一直被耳坠散发的某种诡异力量保护着,根本不受幻觉侵扰。

    所以……秦冬夏很清楚,眼前的血河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