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终结
    秦念冰心中一颤,咬住了嘴唇,转身回到别墅里,刚想对大家说已经找到生路了,但她发现别墅内现在极其危险!

    “秦念冰!”阎寻死死地咬着牙,“快拿电锯锯断那条手臂!”

    秦念冰立刻冲上前去,发动了电锯,瞄准抓住了白非玉小腿的那条手臂。

    “嗡——”

    强烈的电锯声在响动,然而……这条新长出来的手臂竟然坚韧异常,不仅锯不断,甚至连它的皮都锯不破!

    秦念冰的额头上涌出了汗水。

    “不行!”

    这时,白非玉紧紧地咬着牙,说到“锯我的腿!”

    秦念冰浑身一颤,她看了白非玉一眼,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多问,而是直接拿起电锯,锯向了白非玉的小腿!

    这一幕极其残忍,电锯的可怕程度在面对血肉之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秦念冰拿着电锯靠近白非玉小腿的瞬间,那钻速飞快的刀片就已经切断了白非玉的皮肉!

    鲜血飞溅了秦念冰一脸!

    很快……电锯就触碰到了骨头。

    秦念冰强忍住心中的颤抖,拼命地控制着电锯。

    这时,那只厉鬼还在靠近!

    白非玉死死地咬着牙,面色和唇色都是一片惨白,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

    但她即便承受着这样强烈的疼痛,也没有叫出一声。

    因为她担心秦念冰会因为她的惨叫而动摇。

    这种时刻,关系着每一个人的生死,必须忍耐!

    忍不住也要忍耐!

    手持电锯的秦念冰的痛苦并不比白非玉少。

    她勉力维持着双臂,不让自己颤抖,白非玉的血溅得她全身都是。

    骨头的碎裂声在电锯的轰鸣中非常不显眼。

    但……秦念冰是眼睁睁看见它是如何被锯开的。

    白非玉的血液有些溅到了她的眼睛上,猩红一片。

    “噗通——”

    白非玉的小腿终于从中间断裂,掉在了地上。

    同时掉在地上的还有那条惨白的手臂。

    “跟我走!”

    秦念冰扔下电锯,横抱住了瘫软的白非玉,立刻冲出别墅大门。

    阎寻和孟月也毫不耽搁,赶紧跟着她冲出了别墅。

    在路过门口那只歪着头的女鬼时,两人感觉到了一股越来越浓郁的怨恨。

    公路上。

    秦念冰的体力很好,即便是抱着一个白非玉也跑得飞快。

    但白非玉断裂的左腿还在不断地涌出血来,如果不及时处理……她甚至可能会因此死亡。

    “秦小姐,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阎寻问到。

    秦念冰忽然意识到,对……她并不知道具体位置。

    “白非玉的猜测没错,这是三年前的虚幻空间,是已经消失的肖家镇,我们是从现实世界的肖家镇进来的,既然能进来,就证明有一个地方是能连接现实与三年前肖家镇的,刚才她告诉我……那个虚幻与现实空间的连接点,就在她们的卧室!”

    “你去过她们的家,你来带路。”

    原来是这样……

    阎寻和孟月恍然,阎寻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点头道“我明白了,跟我来!”

    就在这时,别墅的方向忽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嚎叫。

    秦念冰浑然一颤。

    难道……她已经彻底被恶意吞噬了?

    刚才秦念冰能够感觉到她的急切,她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呼……

    秦念冰抱着身体越来越冷的白非玉,摇了摇头。

    自己以后要进入的……就是这样的世界吗?

    她坚定的内心闪过了一丝茫然。

    肖家镇已经变得越来越恐怖,四处都是烧焦的尸体,空气中也有浓烈的热浪。

    一片昏暗中,阎寻一边忍耐着肩膀上的剧痛,一边仔细地辨别方向。

    “在那边!”

    他按着肩膀上那块已经快和他头颅一样大的肉包,浑身都是汗。

    她们三人也看见了,那座矮小的民居。

    然而……那屋子的门口,正站在一个人影。

    阎寻四人还没有走过去,人影就已经主动走了上来。

    “是肖家姐妹的母亲,我缠住她,你们先进去!”

    阎寻飞快地说到。

    话音一落,他没有等待三人的回答,立刻朝着那人影扑了上去。

    诡异的是……阎寻竟然扑了个空!

    下一秒,一具带着浓郁焦臭味的尸体诡异地从秦念冰的影子里钻了出来,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秦念冰力量陡然一松,白非玉掉在了地上。

    “快……走……”

    秦念冰的脸刹那间被掐得通红。

    她的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刚准备过去扶白非玉的孟月也陡然面色一变。

    一只惨白的手臂从阎寻的肩膀上伸了出来,也掐住了她的脖子!

    孟月恐惧地看向阎寻,只见阎寻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掌控能力,他的脑袋被挤到了一旁。

    出现在他肩膀上另一侧的,是一颗巨大的头颅!

    起码有阎寻头颅的两倍大!

    孟月,白非玉,秦念冰三人骇然发现,那颗头颅上的面孔,正在疯狂地改变,一会儿是中年女人,一会儿是老年男人,一会儿是烧焦的脸,一会儿是血肉模糊的女性。

    难道说……它们融合了?

    阎寻绝望地看着三人,他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了,只能徒劳地喊道

    “白非玉!快走啊!”

    现在……唯一没有被控制住的,只有白非玉了。

    白非玉是一个感情并不强烈的人。

    因为她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很短暂,这样短暂的生命中,情感只会成为自己的牵绊,她只想趁着还能活着,还能行动,弄清楚父母的秘密。

    然而……眼前的一幕给了她巨大的震撼。

    这部列车上,虽然有舒文安那样为了爱疯狂到想杀了所有人的人,也有眼前这些……一直保有着人类最珍贵品质的人。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不在于智慧,而在于人性。

    她没有被放弃……

    白非玉咬着牙,凭借惊人的毅力,不断爬向肖家姐妹家的大门。

    左腿被锯断的剧痛不断折磨着她的神经,令她眼前一阵阵模糊。

    身体很冰冷……很无力……

    她知道,这是大量失血的表现,接下来她也许连保持清醒都很困难。

    但……一定要活下去,一定不能放弃!

    白非玉一步一步地爬行着……

    三米……

    两米……

    一米……

    断裂的小腿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时,阎寻的身体忽然诡异地动了起来。

    是那只融合到了一体的鬼!

    阎寻拼命地咬着牙,用意志按捺住身体朝白非玉移动的冲动。

    然而……他根本就控制不住!

    除非……

    这时,被焦炭尸体掐住了脖子的秦念冰猛然一个躬身,将背后的焦尸摔在了身前,竟然挣脱了束缚!

    她没有丝毫耽搁,立刻冲向了孟月,尝试着弄断那条惨白的手臂。

    孟月绝望地摇了摇头“放弃吧,快走,我和阎寻已经没救了……”

    秦念冰猛地一脚踩了下去,想踩断这条手臂,但是毫无作用。

    但她没有放弃“别说丧气话,只要还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孟月怔怔地看着正在尝试用嘴断鬼手的她,说不出话来。

    而听到这句话的阎寻突然大脑一阵刺痛,他失神地看着秦念冰,问到“你……认识林桑落吗?”

    即便在这种生死关头,阎寻这句话也让秦念冰吓了一跳,她看向阎寻,点了点头“我的脑海里有一些她的记忆。”

    阎寻愣住了,他的身体本来被厉鬼所控制,但这一刻,竟然停了下来。

    孟月无意中看见阎寻拿出了一块玉石般的小东西,吞进了肚子里。

    “阎寻!你在干什么?你吞了自己的结?”孟月惊恐地看着他。

    然而,阎寻只是看着秦念冰,良久没有说话。

    诡异的是,厉鬼的一切行动都停止了。

    “我的结,能够预知未来,”他平静地看向秦念冰,“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人,可惜……我的未来没有她。”

    “林桑落……你曾经救过我,现在……还给你。”

    话音一落,孟月身上的惨白手臂陡然缩了回来,被秦念冰摔在地上的焦尸也被鬼手猛然按住。

    阎寻的脸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他的头颅不断地靠向旁边肩膀上那颗巨大的头颅。

    “快走……它们……太恐怖了……就算我变成鬼……也只能控制一分钟……快走啊!”阎寻艰难地说到。

    他脸上的皮肉不断蠕动,一会儿年轻,一会儿苍老,看上去异常诡异。

    “阎寻!”

    孟月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阎寻的头颅已经被那颗庞大的头颅融入一半了。

    他即将永远丧失人性与灵魂,沉沦在这个恐怖的世界里。

    然而,阎寻自己似乎却并没有那样恐惧。

    他甚至没有再看三人一眼。

    秦念冰沉默着从地上抱起了白非玉,说到“我不是林桑落。”

    阎寻剩下的那半张脸笑了笑“我知道……”

    “我知道……”

    地狱般的小镇烧灼着每个人的灵魂。

    有的呈现出焦炭般的血肉。

    有的凝结出玉石般的灵魂。

    白非玉疲惫地半睁着眼睛,她最后看到的,似乎是阎寻用鬼手将她们推进了肖家的大门。

    孟月似乎在喊着什么……但门已经关上了。

    而秦念冰……她看不见她的脸。

    白非玉终于坚持不住,两眼一黑,彻底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