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解
    邙城。

    徐别文站在阳台上,看着山下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出神。

    “有心事吗?”

    方年从他身后的客厅里走了出来。

    这是方年家的别墅,帮忙处理了孟飞舟的尸体后,徐别文应邀来了方年家。

    此刻听到方年的声音,徐别文没有回头,仍是看着山下的城市“你说……列车这次为什么会放我们回现实世界?”

    方年递给了徐别文一杯咖啡,也靠在了阳台上。

    “你觉得这是现实世界?”

    他目光冷清地看着山下的城市。

    “不是吗?”

    徐别文捧着咖啡,有些不解。

    “记得我们上车的日期吗?”方年轻声问到。

    “2025年12月9日。”徐别文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那天下午,我在地下车库听到了列车声,然后打电话通知了你,之后……”

    “这次下车时,我们回到的是哪一天?”方年再次问道。

    徐别文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说“2026年……8月27日。”

    方年尝了一口咖啡,侧身看向徐别文“准确地说,是2026年8月27日下午一点零五分。”

    “这是段续,白非玉,王予礼三人上车的时间。”

    方年的声音有些复杂。

    徐别文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以他们上车的时间为回到现实的……难道因为他们是最近一批上车的人?”

    “有这个可能。”方年笑了笑,看向了山下繁华的城市。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

    “是什么?”徐别文的潜意识在告诉他,方年的下句话也许会打破他的世界观,但他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方年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山间的清新空气,说到“他们的时间才是真实流动的有效时间,而我们的……是虚假的,凝固的,早已确定结局的无用时间。”

    “不可能!”徐别文立刻摇了摇头,但捧着咖啡杯的手却下意识地用力了,“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那我们,列车,甚至这个世界,不就只是一场游戏?我们都是nc,只有段续,白非玉和那个已死的王予礼才是玩家?”

    “可以这样理解。”方年竟然没有否认徐别文这个比喻,反而饶有兴致地说,“你,我,列车,世界,虽然都存在,时间也在流动,但这些都是相对你我而言,对nc来说,游戏世界就是真实世界,你我无法察觉到异常。而对于玩家而言,一场游戏的通关逻辑和结局早已敲定,游戏的背景设定是十年,二十年,一百年,还是一万年都没有意义,因为真实的时间流动是从玩家进入游戏那一刻起才计算的,你觉得……这像不像我们现在的处境?”

    徐别文被他说得目瞪口呆,但紧接着,方年又继续说到“而且……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有的人上车之后,被眼前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抹除了存在,而有的人……依旧存在于现实世界的框架之中,这是为什么?”

    徐别文想起了一件事,他回答道“关于这件事,我听说过,如果在列车世界中丧生,就会被现实世界彻底抹除,是这样的吧?”

    “这个规则确实存在,但……有的人即便没在列车世界中丧生,也被现实世界抹除了存在。”方年说出了一句让徐别文意想不到的话。

    “不会吧?”徐别文怔怔地看着方年,他忽然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了解方年。

    “当然,比如……孟飞舟。”方年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

    “回到现实世界后,第一件事我就去查了大家的现实身份。”

    徐别文忽然感觉有些后背发冷。

    他知道方年说的是实话,以他家的背景,列车上的人只要被方年记住了名字和相貌,做到查清现实身份这一点对他而言并不困难。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除了在列车世界已死的乘客外,还有好几个人被现实世界抹除了存在,这其中,就包括孟飞舟。”方年似乎说得兴起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徐别文的神情越来越奇怪。

    “我在想……会不会因为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而他们是扮演某个身份进来的玩家?只不过……他们也没有相关的记忆,上车后,意味着他们的游戏开始了,那个扮演用的身份自然就不重要了,别文,你不觉得很恐怖吗?”方年仰头看向天空,目光仿佛刺破了天际,看向了未知的某处,“我总是能感觉到,有一双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

    “所以……这就是你杀孟飞舟的理由吗?”徐别文忽然开口说道。

    方年没有一点反应,好半晌后,他似乎出了一口气,侧过身子看向了徐别文“真是瞒不过你。”

    “不过……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察觉到的吗?”方年好奇地问到。

    徐别文低头看着方年的手,忽然笑了“你从小就有一个习惯。”

    方年也看向了自己的手,问到“哦?”

    “当你在撒谎,或者想掩盖一件事的时候,你的大拇指总是会下意识地藏在掌心。”徐别文缓缓抬起头,看着方年的眼睛,“你从梦中醒来前,直到我们确认孟飞舟已死后,你的大拇指一直是那样的状态。”

    “其实……你早就醒过来了吧。”

    徐别文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方年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

    在这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完美的。

    没想到……

    方年无奈地笑了笑。

    他背过身,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仰头朝着天空,说到“杀他有三个理由,其中两个可有可无,还有一个……是必然。”

    “能告诉我吗?”徐别文问到。

    “当然。”方年眯着眼睛,似乎是阳光太过刺眼,似乎又是并不在意。

    “我的意识在指引我寻找一个结,一个……描绘着某种奇怪图案的结,孟飞舟的结一直很神秘强大,所以,我想看看是不是在他手上。”说到这里,方年耸了耸肩,“可惜了,他的鬼牙并不是那个结。”

    “第二个理由,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孟飞舟很奇怪,明明没有在列车世界死亡,却被现实世界抹除了存在,他一定有和我们不同的地方,我想知道……如果他真的死了,现实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可惜,他好像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徐别文心底的寒意越来越浓,方年似乎根本就不打算对他隐瞒任何事,但偏偏是这种态度,让徐别文有些动摇了。

    而这时,方年说出了第三个理由,他口中的……必须杀孟飞舟的理由。

    “第三个……你还记得在列车上时,那些血色文字吗?”方年的声音认真了些。

    徐别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记得,有我们的名字,和任务的名字。”

    方年摇了摇头,脸上出现了毫无掩饰的忌惮之色“除了那些,我还看到了其他东西,在我的眼睛里,我的名字不是血红色,而是黑色,而且……有另一行黑色文字出现在了墙壁上,那行字告诉我,我的身份是……解。”

    “解?!”徐别文根本没有想到,当时列车发布任务时,竟然还有隐藏的信息,“解是什么?”

    “不知道,”方年喝了一口咖啡,“但那些文字告诉我,我的任务和同一组乘客不一样,并不是存活三天,而是杀了所有人,或者……至少杀一人。”

    方年低声道“在精神病院的三天,我能感知到鬼的具体位置,相对而言,我是很安全的,但如果无法按照最低限度的要求杀一个人,我自己将会被抹杀。”

    说到这里,方年笑了笑“刚好,孟飞舟身上的疑点早就让我感兴趣了,所以,我选择了他。”

    徐别文难以置信地看着方年“这是……真的?”

    这句话,方年没有回答,其实以徐别文对方年的了解,他也看出来方年并没有撒谎,相反,方年今天格外的坦诚。

    但……

    不同于普通乘客身份的“解”,这简直就是埋藏在人类中的定时炸弹啊!

    方年似乎察觉到了徐别文在想什么,他端着咖啡杯,缓缓走进了客厅“我想……另外两组里,也存在一个和我相同身份的,被选中的‘解’,只是不知道,他们会选择只杀一个,还是全杀……拿到奖励呢?”

    “奖励?”徐别文诧异地看着方年的背影。

    方年停下脚步,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徐别文“杀掉所有人的奖励,可是相当丰厚的,可惜,有你在,我无法杀掉全员,干脆只杀一个了。”

    徐别文心中一颤,方年的那句话……虽然像是在强调他的重要。

    但……徐别文心中却陡然产生了一股浓郁的不安。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那些让自己心惊胆战的想法。

    要不要通知一下那两组的人?

    徐别文刚出现这个念头,但就在这时,方年的声音忽然传来

    “你……不要多事。”

    ……

    肖家镇,别墅。

    舒文安面对着强势的秦念冰和白非玉,忽然笑了。

    他把仲秋轻柔的抱进怀里,看向孟月“除了我,这里已经没有异性了,也就是说……你们可以死了。”

    他的声音很轻,但说话的话,却让秦念冰,白非玉,孟月三人心中一寒。

    她们终于意识到了,舒文安根本就不是想故意谋害吴慎行,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所有人!

    舒文安抱着仲秋,又扭头看向了白非玉“白小姐,我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因为……我的立场和你们截然不同。”

    他低头看着仲秋,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说道“我是解……只有你们都死,我才有希望……”

    他的话没有说话就抬起了头,平静地看着白非玉三人

    “所以,请你们都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