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一百一十章 两面
    肖家镇,别墅。

    众人随着吴慎行的指示,到了客厅里面。

    大家都皱着眉头,思考着生路。

    所以人都被白非玉的猜想说动了,因为这部列车确实很喜欢给一些误导性的信息,像白非玉这样的,跳出当前框架之外的猜想是很有可能的,但阎寻总觉得就算一切都像白非玉说的那样,也不应该忽视这个世界的线索,比如日记。

    直到现在阎寻都不能确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丧失所有记忆,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就已经到了肖家姐妹的家里。

    但他有一点是能肯定的,那就是……附在他身上的那颗女人头颅没有恶意。

    不然他早已经死了。

    阎寻看了那边一眼,大家聊得热火朝天,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假设,他没有参与进去,而是坐在沙发上,再次翻开了日记。

    “我能一起看吗?”秦念冰的声音在阎寻身前响起。

    阎寻抬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秦小姐不参与生路的讨论?”

    秦念冰摇了摇头“比起猜测,我更相信实在的证据。”

    这句话让阎寻眼眸一颤,他下意识地看向秦念冰,越看……越觉得她像一个人。

    秦念冰眉头微皱,她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便直说到“阎寻先生,我有哪里不对吗?”

    阎寻这才反映过来是自己冒失了,他尴尬地摇摇头,低声说道“不,是我失礼了,实在是因为……刚才秦小姐说的那句话,一位故人曾经也这样对我说过。”

    “不好意思,秦小姐。”

    说着,阎寻将日记本翻开,摆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秦念冰见他态度端正,便也没做多想,看向了笔记本。

    “今天,妈妈带回来了很多东西!

    有新衣服,新鞋子,各种亮晶晶的饰品,她说,今天要把我和姐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很开心!

    妈妈给我穿上了新裙子,给我擦了粉,画了口红,然后,妈妈对我说,今天我能出门了!

    太多快乐的事在今天发生了,可是……没过多久,那个女人就来了。

    我的好心情因为她的到来而消失。

    我讨厌她!

    她看着我的眼神,和妈妈看着钱的眼神是一样的。

    我很想对妈妈说,让这个三角眼的女人离开我们的家。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从她进屋后妈妈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妈妈是很激动地去迎接她的。

    我想回到卧室,不想再看见她,但她却先一步叫住了我。

    ‘今天是你们的生日,我们在牧子厂为你准备了一场生日宴会,今晚一定要来。’

    她突然的开口让我很意外,因为她几乎从不对我说话。

    而更意外的,是她话里的内容。

    生日宴会?

    她竟然为我准备了一场生日宴会?

    我为自己对她无端的讨厌感到羞愧。

    难怪妈妈今天会买回来这么多东西,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竟然忘了。

    接着,她走了,临走之前又和妈妈说了一些话,还交给妈妈一个口袋。

    妈妈很慎重地把口袋放进了卧室的抽屉里,然后对我说,她要出去一趟。

    妈妈也离开了。

    我又是一个人锁在家里。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如同猫挠一样的痒,我总是不自觉地望向妈妈的卧室。

    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去打开抽屉,去看看那是什么……

    我忍耐了很久,还是没有忍住。

    我轻手轻脚地走向妈妈的卧室,虽然我知道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但还是非常心虚。

    是这个抽屉吗?

    我拉开了它。

    里面放着一张纸,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小人。

    又是那种两个脑袋的黑色小人。

    我看着看着,忽然感觉很恶心。

    当我把那张纸拿起来时,发现抽屉下面还有其他的东西。

    厚厚的一沓,好像是照片?

    我把它翻了过来。

    立刻被吓了一大跳!

    真的是照片!

    而且……是我和姐姐的照片。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张张地翻看着,我和姐姐的每时每刻都被拍在了照片里,吃饭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学习的时候,换衣服的时候,洗澡的时候……

    那些照片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没有一点隐私……我们一直活在监视下面。

    照片的时间一直延续不断,从我们小时候直到现在,起码已经十年了。

    我绝望了。

    我翻到了最近的照片……

    我终于绝望了。

    为什么?

    为什么最近的照片上,全都是死字……

    是妈妈写的吗?

    她为什么要在我和姐姐的脸上写满死字……

    为什么……”

    阎寻和秦念冰终于看完了日记。

    两人长舒一口气,从这短短的日记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

    那种恐怖,不是来自厉鬼,而是来自人类。

    来自人类的恶意。

    “结合段续的电话,肖家姐妹当晚应该去了牧子厂,然后被那一男一女绑住,当着所有人的面烧死了。”

    “我本以为那一男一女只是骗一笔钱就跑的恶徒,现在看来,他们的仪式至少已经持续了十年。这对姐妹一直被当成圣物一般的存在看管着,只为了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献祭。”

    阎寻的声音有些低沉。

    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会对同类产生那么恐怖的恶意?做出那样可怕的行为?

    它们比鬼更令阎寻毛骨悚然。

    至少……鬼的邪恶与恐怖是不加掩饰的。

    而就在身边的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对方的脸会变成什么模样。

    “你发现了吗?这本日记通篇都是以妹妹的视角记述的,如果她的姐姐和她在一个身体上,不会看不见自己妹妹写下的这篇日记,而且这本日记的叙述方式也很奇怪,它不像是一天,或者一段时间结束后一记,更像是事情在发展的过程中,就被完整地描述下来了,你不觉得很诡异吗?”秦念冰目露疑色地说。

    阎寻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拿起了笔记本,说到“每一篇日记都没有明确的时间,也没有其他事件的描写,就像……写下日记的人只在那个时间段清醒一样。”

    阎寻这样一说,秦念冰忽然眼前一亮“会不会这对姐妹虽然在一个身体上,但每天清醒的时间是错开的?姐姐清醒时掌控身体,妹妹沉睡,妹妹苏醒时姐姐又会陷入沉睡?”

    “很有可能。”阎寻点了点头,但又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可是,这个发现有什么意义?”

    “有意义。”舒文安忽然走了出来,对两人说到“如果今晚回魂的厉鬼和两姐妹生前的状态一样,那就说明这只厉鬼有两面,就像秦小姐下午的遭遇一样,只要我们躲开恶意的一面,寻找善良的一面去寻求帮助,说不定就能安稳地度过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