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九十一章 秘密
    业城。

    一男一女靠在栏杆旁,静静地看着江面。

    江水很静,偶尔有一阵微风掠过,拂动着那两人的衣角发梢。

    两天半的时间,段续和秦念冰来到了业城。

    “地图上说,这条江叫业水江。”

    秦念冰的声音带着几分疏离。

    她明明就站在段续身边,但两人之间却如同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很远很远。

    风吹动了她白色的衬衣和长发,秦念冰本该自信坚定的目光,也不知为何藏着一些怅然和迷茫。

    秦念冰能感觉到,段续在改变。

    她也在改变。

    “你来过业城?”

    秦念冰问到。

    “没有。”

    段续仍然望着江面,没有回头。

    “但……很熟悉。”

    “你说,人真的有前世轮回吗?”

    段续的脸上也少见地出现了茫然。

    如果是以前,秦念冰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没有。

    但现在……她动摇了。

    “来的路上,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你,列车,鬼,李经年,林桑落,我有李经年的部分记忆,你有林桑落的部分记忆……”

    “我不是林桑落。”秦念冰打断了段续的话,她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我只是秦念冰。”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说业城也许会有线索,你梦到了一座坟墓,我查了一下,离我们最近的墓地是鬼首山墓地,现在就过去吧。”

    秦念冰深吸一口气,离开了栏杆。

    段续也收回了目光,她说得对,现在没有时间茫然。

    “砰——”

    他刚转过身,就撞到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段续下意识地道歉。

    “没事。”被撞到的男人平静地回应了一句。

    然而就是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给段续和秦念冰带来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

    他和秦念冰立刻盯住了这个男人。

    “你……能注意到我?”

    段续的心跳在加速。

    这个男人抬起了头,蓦地,段续面色一变,瞳孔有难以置信的神色在闪动。

    “轰——”江水突然被一阵狂风拍到了岸边,发出巨大的声响。

    空荡荡的业水江畔,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衣人。

    他中年模样,一双眼清澈又无比深邃,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段续身前,静静地看着他。

    段续根本不知道他是在何时出现的,就像是从时空的缝隙中走出,他的身影仿佛会随时消失。

    只是……他的脸,分明就是段续老去的一些的模样。

    “你是谁……”段续只觉浑身发冷,好像一下子堕入冰窖。

    就连业城的阳光,也变得昏暗起来。

    秦念冰的动作很快,几步就掠到段续身前,警惕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

    “你来了。”

    他慢慢靠近了段续,意态闲适,步履从容。

    乍起的狂风,橘红的斜阳,闪着波光的江面,在他走动的步伐中,仿佛一下子消失了。

    段续的视野中,只剩下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不断地靠近。

    天地间,仿佛只有他和自己两个人。

    秦念冰虽然就挡在身前,却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切断,变得遥不可及。

    他每走一步,江水便汹涌一分,而段续就是那些风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会被覆灭。

    “段续?”

    他再次低声喊道。

    柔和的声音宛如魔音,响彻段续心头。

    一瞬间,段续的心静到了极点。

    段续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早已做好了面对任何诡异事件的心理准备。

    然而,当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中年人出现时,他仍是杂念纷涌,心慌意乱。

    这种慌乱,随着他的不断接近,还在继续加深。

    段续和他静静地对视一眼,恍惚间,段续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奇妙感觉。

    仿佛自己和这个人之间……隐隐有一根无形的线牵连着。

    他的眼神,似乎也恍惚了一下。

    “跟我来。”

    他忽然握住了段续的手腕,还没等段续回应,眼前就一花。

    再次回过神时,自己已经不在江边了。

    这是什么?

    难道是结的力量?

    他为什么能够瞬间移动?

    秦念冰已经不在身边了,段续的四周……全是坟墓。

    段续精神恍惚地看向他,发现他也在看着他。

    他有一双充满了魅力的眼睛,深邃而平静。

    深得看不见底,深得犹如历经了百世轮回。

    然而,这双眼睛又格外清澈,清澈得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不含半点杂质。

    “这里是鬼首山,传说……有九个地狱被封印在了山里。”

    “地狱?这世上真的有地狱吗?”

    他不说自己的来历,段续便顺着他的话茬,往下问到。

    “地狱是人类取的名字,它只是另一种生命存在的空间。”

    “另一种生命?”段续心中一动,出声问到。

    他点了点头“嗯。纯粹的精神体。”

    “你说的……是鬼吗?”段续想到了列车世界。

    “不是。”他否认道“被极端负面情绪侵染的精神体,才算你口中的鬼。幸运的是,那个世界没有负面情绪,甚至没有情绪,所以它们只是一团无害的精神体。”

    “不过,”他扭头看向段续,“十九年前,那个世界坍塌了,跌入了我们的世界,非常不巧,我们的世界完全不缺乏负面情绪。”

    他的回答在段续的意料之中,但段续还是想不通,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但比自己年龄大一些的人到底是谁?

    “你是李经年?”

    他摇了摇头,迎向段续不解的目光,说到“我带着你瞬间移动的能力是鬼才能拥有的能力。我是李经年找到的一个没受任何情绪侵染的精神体,和他留下的某种情绪交融的产物,我存在的意义,只有你。”

    “只有……我?”段续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你的意思是,李经年猜到了我的诞生,并且早就做好了引导我去做某件事的准备?”

    “对。”

    他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另一个世界坍塌进这个世界那一刻起,时间就凝固了。世界停滞在2007到2026年之间,不断循环往复。”

    他说出的另一个信息让段续心中如浪翻涌,难以平静。

    “每一次循环,都会被时间的规则抹去记忆,但……这个世界有很多天才,他们尽管在不断失去记忆,但也在不断发现异常,直到……他们发现了那部穿梭于两个世界间的列车。”

    “只有登上那部列车,并最终活下来的人,才不会受时间轮回的影响,保留自己的记忆。”

    “李经年就是活到最后的人之一,但他无法找到让时间恢复流动的办法,所以,他留下了你,你就是李经年。他厌倦了年复一年的,一模一样的世界,他宁愿永远消失。”

    “但……你要小心,也有人不愿让时间恢复流动,毕竟,凝固的时间和不被抹除的记忆,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永生。”

    他注视着段续,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