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十八章 汇合
    傅见鹿和赫连边月正朝着太平间赶去。

    如果这是一场梦境,那今天发生的所有死亡事件其实都是发生在梦里,只有一个人的死亡是发生在昨天的,而昨天还处于现实世界之中。

    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人是确认死在了现实世界之中的。

    他就是田柏华,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所在。

    傅见鹿其实自己也打算去验一下田柏华的尸体,但赵唯先了他一步。

    而直到现在赵唯也没有出现,如果……赵唯已经发现了什么线索的话,他很可能已经根据那些线索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更令人不安的,是赵唯有没有毁掉那些线索。

    他不喜欢这种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

    傅见鹿与赫连边月一路躲避着“复活”的尸体前行,他们离最僻静角落的太平间已经不远了。

    这时,一个身穿蓝白病号服的男人从太平间门口钻了出来。

    傅见鹿停下脚步,看着他。

    是赵唯,他还没逃离这场梦境。

    赵唯抬头也看见了傅见鹿与赫连边月。

    “赵先生,你了解目前的状况了吗?”傅见鹿问到。

    赵唯点点头,傅见鹿朝他身后看了一眼,隐约可以看见负责看守太平间的那个老人脑袋已经掉在了地上。

    这里的地面也在异变。

    它像是腐烂的肉一样,恶心的臭味不断从裂开的地面传出来,随着臭味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些黄色的脓水,这个病院的环境已经恶劣到了极点。

    “先进来吧。”

    赵唯看了一眼地面的状况,干脆地扭身回到了太平间里。

    傅见鹿和赫连边月跟着他走了进去。

    负责看守太平间的人果然已经死了,而且,他的尸体显然“复活”过,只是被赵唯又拆掉过一次。

    赵唯没有说话,他径直来到一台冰柜前,打开了它。

    “田柏华的手臂上全是伤口。”

    他言简意赅地说。

    傅见鹿与赫连边月上前一步,前者更是俯下身,扒开了田柏华最新鲜的一条伤口,仔细地看了看。

    “一共三十条,伤痕有新有旧,联系田柏华连续一个月一直在做噩梦,这些伤痕很可能是他自己留下的。留下的原因有几种,第一种,为了逃离噩梦。”

    赵唯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拉起了袖子。

    傅见鹿和赫连边月看了一眼,赵唯的手臂上有一条细长的伤口,看得出来是不久前划的。

    “我试过,没用。”

    “第二种,记录。”赵唯在此刻,忽然说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田柏华一直没有从噩梦里真正醒来,他以为的三重噩梦,只是被另一个更庞大的噩梦笼罩着。我们进入医院,只是进入了那个笼罩着他的噩梦。”

    “你的意思是,田柏华口中的一个月,其实只是他在这场噩梦里呆了一个月?”赫连边月唰唰唰地写着,举起了笔记本,然后又在末尾加了三个字,“证据呢?”

    赵唯没有说话,傅见鹿却开口了。

    “伤口。”傅见鹿眯着眼睛,伸手摸了摸田柏华手臂上的伤口,他自己的伤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

    “如果这是现实世界一个月前的伤口,早就该愈合了,不可能留到现在。”

    “没错。”赵唯肯定了傅见鹿的说法,“他一直在噩梦世界里,时间流速与现实世界是不同的。”

    “你说这些伤口是用来记录的,他为什么要用伤口来记录,而不是纸笔?”赫连边月举着本子问到。

    “好问题。”

    赵唯的瞳孔里闪过了一丝光芒,他说到“他为什么不用纸笔,而是用伤口,也许不是他不用,而是来不及。”

    赵唯注视着赫连边月“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假如田柏华第一天坠入噩梦中时,手臂是完好无损的,然后,在那一天的某个时刻,他遇到了某件极其诡异的事,也许是发现这个世界是虚假的,也许是迎面撞见了一只厉鬼,无论哪种情形,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为了提醒自己,所以他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等等,”赫连边月比划了几个手势,然后唰唰唰地写下了一大段文字“如果这是一个持续了一个月的庞大噩梦,为什么田柏华的尸体会出现在这里?”

    “你的假设建立在田柏华每一天都会失忆的基础上,他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不断地留下伤痕提醒自己,他手臂上的伤痕就会越来越多。这是因为他一直在重复地做一件事,他每天的遭遇也和前一天一模一样,所以他采取的行动也一样。”

    “如果田柏华死在食堂的结局就是他每天噩梦的惊醒之时,第二天一切都回到,梦境重新轮回,田柏华再次‘醒来’,再次留下伤痕,再次死在食堂,一直持续一个月。那为什么现在打破了轮回,新的一天出现了,他没有再醒过来,而是遗体出现在了这里?”

    “你的推测和现在的状况矛盾了。”

    赫连边月这么写着。

    赵唯摇了摇头“不是矛盾,他的尸体之所以会出现在第二天,而不是继续复活,重复第一天,是因为变数出现了。”

    “变数?”赫连边月比划着手势,充满疑惑的看着他。

    这时,傅见鹿直起腰笑了笑“对,变数,我们就是变数。”

    “打破固有轮回最好的办法就是往其中增加变数。”

    傅见鹿眯着眼睛,心情不错的样子“你们猜,田柏华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留下伤痕提醒自己?”

    赵唯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赫连边月也不蠢,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如果田柏华每天都会失去记忆,每天都会做出相同的反应,那他每一次面对那个诡异之物时,都会给自己留下印记提醒,这个时候他一定看到过手臂上的伤痕,所以……田柏华肯定早就醒悟过,他一直在尝试自救,而且,他既然敢那样去做,说明那个制造噩梦的怪物,那个要杀了他的那个存在,也许本体并不是无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