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十四章 始动
    风都,火车站。

    段续发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他现在……买不到车票了。

    不过他也用不着车票,他人虽然还存在,但存在感已经近乎于零了。

    所有人都对他视若无睹。

    这样的状态,他就算大摇大摆地直接逃票上车,也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就在段续准备进站上车之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段续低头扫了一眼号码,来电人的名字是秦念冰。

    他和她不久前交换过一次号码,但段续以为她回家后会立刻删掉他。

    是忘了什么事吗?

    段续按下了接听,然而听到秦念冰的第一句话,他的神情就凝重了起来。

    “我死了……”

    “段续,有一个我……跳楼身亡了……”

    果然是秦念冰,但她的声音混杂着不安和恐惧,呼吸也很急促“段续……你在哪里?”

    “我该怎么办?”

    段续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说到“我在火车站等你,过来吧。”

    “好……”

    她立刻挂断了电话。

    段续看着手机,他的心也在往下沉,秦念冰果然被卷进来了。

    但……段续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秦念冰本身一定存在某种异常之处,不然……为什么段小灵都会被世界的修正影响,忘了他的存在,唯独秦念冰不会?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异常,导致秦念冰现在遇到了诡异的事。

    她很可能也被列车选中了。

    段续靠在车站旁,仰起头看着天空。

    他想了很久,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从表面上来看,他说的话不难理解。

    这个世界并不是通向未知未来的,它只是被截取出来的一段时间,就像一部已经拍好的电影,开始和结束的时间都早已确定,虽然电影的时间在不断推进,整个世界也在不断变化,但整个过程是既定的,已知的。

    那个面具人和他口中的李经年,好像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尝试摆脱当前的困境,摆脱这个时间看似会流动,其实已经凝滞的世界。

    但他终究是李经年,只要他还是李经年,他就逃离不掉某种宿命,听面具人的意思,李经年选择了彻底抹除自己的记忆,创造一个新的灵魂,而那个灵魂,很可能就是……段续。

    这也能够说明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关于李经年的画面。

    而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能清楚地记得眼前的任何东西,因为……这一幕幕曾经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遍了。

    对这个既定世界的熟悉,已经烙印进了他的灵魂。

    段续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尽管他不愿承认这个世界只是已经过去的某个时间段,但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他刚才所想的一切,很可能都是真的。

    其实,段续偶尔能感觉到李经年的存在,因为那个人和他截然不同。

    段续本身是一个比较沉闷的人,他看得见很多细微的东西,但却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

    而李经年不同,他很乐观,任何情况下他都会去开一点玩笑调节气氛,他擅长与人交流。

    现在回过头想想,其实从上车的那一刻起,李经年就已经在逐渐“苏醒”了,他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段续的性格,从蓝天公寓返回列车后,如果不是白非玉提醒,段续甚至都没能察觉到自己性格的变化。

    然而现在,段续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李经年的存在了,他也终于恢复了自己本身有些沉默寡言的性格。

    如果……当时自己放任记忆融合,会出现什么情况?

    段续想到了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

    可能又是一次九死一生,但终归毫无意义的轮回吧……

    “我来了……”

    秦念冰的声音忽然在前方响起。

    段续抬起头,秦念冰神色黯然,脸色有些苍白。

    稀稀拉拉的旅人从二人之间走过,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他们的存在了。

    或者说,从这一刻起,段续和秦念冰真正地跳出了这个看似真实的凝滞世界。

    秦念冰怔怔地看着他,现在,只有他能注意到她了。

    对于段续来说也是如此,除了列车上的乘客,这个世界能注意到他的,也只有秦念冰了。

    “我……脑袋里多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秦念冰走了过来,精神有些恍惚。

    “是什么?”

    段续看着她的眼睛,他能想到的最好安慰,就是给她一个不会动摇的眼神。

    秦念冰扶着额头,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那好像是一段记忆?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在挥手……”

    段续神情一滞,他立刻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按住了她的肩膀“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秦念冰痛苦地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

    “我听不见她的声音……但……她好像在喊我……”

    “嘴型呢?你是警察,你能分辨出来的。”段续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难道……真的是他猜测的那样吗?

    秦念冰的脸色越来越白,痛苦之色也越来越明显。

    “灵……”

    “上……”

    “是灵上路吗……她好像在说一个地名……”

    秦念冰睁开了眼睛,看着段续说到。

    段续松开手,喃喃道“不是地名,我知道……你是谁了……”

    阎寻认识的那个人……那个据说已经下了车的人。

    果然……乘上那部列车的人,不是来自不同的时间线,而是来自同一条时间线上不同的时间点……

    他们都来自这个世界,这个已经凝滞了时间,只在一段岁月里循环往复的世界。

    “我是谁?”秦念冰疑惑地睁大了眼睛。

    段续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说到“在过去不断轮回的凝滞时间里,有个人和李经年一起,尝试了无数次,看来……她最后选择了和李经年一样的方法。”

    “那是谁?”秦念冰从段续的口中听到过李经年这个名字,尽管她一头雾水,但李经年这个名字……总是能莫名地吸引她的注意。

    “她叫……林桑落。”

    这三个字,如同一道惊雷在秦念冰的心底劈响,她怔怔地站在原地,脑海里关于那个女孩最后的支离片段,也在飞快消融。

    段续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说到“走吧,这个世界……与你有关了。”

    “去哪里?”

    秦念冰下意识地呢喃着。

    段续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说

    “业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