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十三章 线索
    “啊,是傅医生吗?”

    柯泽的病房外,几名护士眼神放光的看着傅见鹿。

    她们的态度很热情,但显然不是因为傅见鹿长得好看而热情,而是能将这个烫手山芋丢掉的庆幸。

    她们热情而期盼的态度让傅见鹿意识到,柯泽的暴力倾向也许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他省去了无谓的寒暄,问道“房间里除了柯泽还是其他人吗?”

    “没有了。”一名护士回答道,“柯泽的精神状态一直比较稳定,所以才能和田柏华一起住,但昨晚田柏华死后,他就像中了邪一样,在病房里大吵大闹,发了疯一样地砸东西,我们谁都靠近不了他。”

    “他在吵闹些什么?”傅见鹿问到。

    护士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本来精神状况就有问题,昨晚又受了刺激,说的尽是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傅见鹿思索片刻,点头笑道“麻烦你们了,这里交给我吧。”

    “好的,傅医生,那……我们就先走了。”

    从她们迫不及待要离开的样子来看,柯泽发疯的破坏力绝对不小。

    等她们都走了后,傅见鹿上前敲了敲门。

    “笃笃笃——”

    房间内没有任何动静。

    “我进来了。”

    门被傅见鹿直接打开了,第一眼,他就看到了柯泽。

    与护士口中描述的暴躁,狂躁不同,此刻的他面容憔悴,精神萎靡,更像是个抑郁症患者。

    “你是谁……”

    他抬起头,嗓音异常沙哑。

    “医生,来帮你的。”

    柯泽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

    傅见鹿走到田柏华的床边,按了按床铺后,坐了下来。

    两人沉默了大概半分钟,柯泽才开口道“你帮不了我。”

    “我知道你目睹过,或者经历了一些很可怕的事,你只需要把它讲出来,我就能帮到你。”傅见鹿声音沉稳,不疾不徐的语调很容易获得信任。

    “别说了……我知道你是新来的医生,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帮不了我……”他忽然露出了焦躁不安的神情,扭头盯着傅见鹿道“你还是赶紧走吧,你帮不了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

    他反复强调着那句话你帮不了我。

    傅见鹿看着他的眼睛,他注意到柯泽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他熟悉的情感恐惧。

    而且,柯泽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他的身后去看,这种举动,就跟昨天的田柏华一样。

    虽然事情很不寻常,但这正是傅见鹿想要了解的。

    他诚恳地凝视着柯泽的眼睛,缓缓说道“我知道你遭遇了什么,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在暗中窥视,我知道……”

    柯泽浑身一震,他激动地盯着傅见鹿“你……相信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得了妄想症?我没疯,我也没被吓得精神失常,这里的医生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他们只觉得我疯了,我受了刺激,我在说胡话!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他的脸色因为情绪激动而泛红,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不是,我相信你,”傅见鹿平静注视着他,“田柏华死之前见过我一面,他告诉过我一些诡异的事。”

    柯泽的情绪更加激动了,他连忙问“那你知道田柏华为什么会死吗?”

    傅见鹿摇了摇头“不知道,虽然他就死在我眼前,但我没发现其他异常。”

    “是吗……”柯泽明显地露出了失望之色,“你果然……帮不了我……”

    傅见鹿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

    柯泽看向了他,也许是傅见鹿足够陈恳,柯泽的态度缓和了一些。

    “梦……”柯泽的脸色发白,嘴唇也在发抖,“昨晚……田柏华死后,我也开始了,做那个梦……”

    傅见鹿心中闪过一丝疑虑,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问“是那个打开地下室大门的梦吗?”

    柯泽对傅见鹿的信任又增多了一分,因为这个梦只有田柏华知道,现在傅见鹿也知道,足以说明这位医生确实没有说谎。

    “对……就是那个梦,我和他做的……是同一个梦。”

    傅见鹿站了起来,来到窗边沉思片刻后,问到“你记得那个梦的内容吗?”

    柯泽摇摇头,苦恼地说“不记得……除了一扇模糊的大门,我什么都不记得,但我的大脑在告诉我,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忘掉的话……我会被它杀死。”

    柯泽打了个哆嗦,虽然外面已经出了太阳,阳光透过窗照了进来,但他还是觉得周身一片冰寒。

    傅见鹿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说到“我有一个办法,如果……你信任我的话。”

    柯泽猛然睁大了眼睛,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田柏华的死让他察觉到可能自己就是下一个了。

    “我信!我相信你,傅医生!”

    傅见鹿眯着眼睛笑了笑“好,交给我吧。”

    ……

    邙山精神病院,是有太平间的。

    那是一个最角落的房间,昨晚,田柏华死了之后,就被送到了太平间来。

    负责看守太平间的老杨已经六十岁了,他不怕鬼,只是这地方确实阴气很重,很冷,对人的身体不好。

    虽然昨晚就送了一具遗体过来,但老杨只是看着电视,并没有在意。

    这时,一个影子一晃而过。

    老杨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朝太平间里面看了一眼。

    昏暗的灯光虽然亮着,但他只能透过光看到一些床位的轮廓。

    也许……是猫吧。

    老杨想着,扭回了头。

    在他扭回头时,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床位旁直了起来。

    那个影子径直走到冰柜前,一个个的拉开,又关上。

    直到……冰柜内出现了一具脸色惨白,眼眶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是昨晚死去的田柏华,此刻的他浑身赤裸,躺在冰柜里。

    这个模糊的影子也终于被冰柜内的冷光幽幽地照亮了脸。

    他是……赵唯。

    赵唯盯着田柏华的尸体,这具赤裸身体的手臂上,满是一道道划痕!

    这些划痕大概有一节手指的长度,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比较新鲜。

    而且……它看起来不像是被刀刃一类的利器划出来的,更像是用手指甲……硬生生掐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