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十二章 死亡
    这一夜,五人只是轮流眯了会儿眼睛,谁都不敢真正睡着。

    第二日一早,方年五人就决定先去食堂看个究竟,看看他们当时位置的背后到底有什么。

    而另一边,傅见鹿慢条斯理地洗漱完毕后,院长来找到了他。

    “傅医生,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才出了人命,院长的脸色有些难看。

    “您说吧,院长,需要我做什么?”

    “是这样……昨晚我们有一名患者自杀了,就是那个田柏华。”

    “您是想让我对遗体进行解剖吗?”傅见鹿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不不不……”老院长连连摆手,“田柏华就是死于自杀,这毋庸置疑,只是……有个叫柯泽的病人,今天病情突然恶化了,他像是中邪了一样不让任何医生靠近,我想……傅医生你是刚来的陌生面孔,也许能接近他,对他进行心理疏导,控制一下病情。”

    傅见鹿想了想,问到“那位叫柯泽的病人,是和田柏华一个病房的室友吧?”

    院长点点头“对,柯泽就睡在田柏华旁边的床位,傅医生去了解过吗?”

    傅见鹿笑了笑“我看了一遍所有病人的资料,记下了一些。院长,柯泽就交给我吧。”

    “那好,麻烦你了小傅医生,你要小心一点,那个柯泽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嗯,我会的。”

    注视着老院长离开后,傅见鹿并没有立刻去田柏华和柯泽的病房,他短暂地思考了片刻,去了二楼赵唯的单间病房。

    “笃笃笃——”

    轻轻敲门提醒后,傅见鹿说到“是我,我进来了。”

    他推开了门,但病房内却空无一人。

    傅见鹿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玩味的笑意。

    看来他并不需要提醒,赵唯也已经找到了克服恐惧的方法。

    人不是一成不变的,赵唯的变化让他感到欢喜。

    总算有一个……思路和他一样的人了。

    傅见鹿细心地关上了门,这时,一位中年护士急匆匆地路过。

    “傅医生,您看到这病房里的那个赵唯了吗?”

    她的声音有些烦躁。

    傅见鹿点点头,笑道“不用找他了,我让他去了办公室,今天上午我会对他进行治疗。”

    护士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说人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

    护士离开后,傅见鹿扶了扶眼镜,朝柯泽病房的方向走去。

    ……

    方年五人来到食堂,这里还是正常地开了门。

    食堂里静悄悄的,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细密的咀嚼声。

    昨天田柏华的死似乎毫无影响,或者说,很难对眼前这些病人产生影响。

    “这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怎么都死气沉沉的?难道都得的是同一个病?”

    孟飞舟被这诡异的氛围弄得心底有些不安,嘀咕了一句。

    昨晚他差点死于鬼手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敏感了许多,就连出发来食堂的路上,他也不愿意走在最后一个。

    方年被他说得心中一动。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梦。

    如果傅见鹿没有撒谎,那田柏华口中提到的梦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提示。

    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完全和梦无关,甚至鬼也是在现实世界之中切实存在。

    难道说……梦的意义就是揭示鬼的真身?

    田柏华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每晚都会从三重噩梦之中惊醒,也许他就是通过梦境得知了厉鬼真身的?

    “方年?方年?”

    徐别文拍了拍方年的肩膀,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你想什么呢?”

    大家都疑惑地看着他。

    方年摇了摇头,说到“我只是在想,目前我们的所有推测都与梦无关,也许梦只是一个干扰视线的线索。”

    “别想那些了,与梦有关本来就是傅见鹿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他有没有骗我们?”孟飞舟说到。

    “现在该考虑的,是我们昨天坐的那桌背后到底有什么,你看。”

    孟飞舟伸手一指,众人朝那边看去。

    昨晚……他们就是坐在那一桌吃的晚饭。

    当时田柏华突然看向了他们身后,然后就被鬼杀死了。

    然而此刻……

    众人来到桌旁,心中有几分忐忑。

    虽然鬼已经不大可能继续出现在这里,但依旧令人心底不安。

    “没道理啊?就一面墙?连瓷砖都没贴?我本来以为是反光的瓷砖之类的东西。”孟飞舟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张桌子的后面只有一面墙,墙上什么都没有,白花花的一片。

    “可能昨晚墙边放了扫帚,垃圾桶之类的东西,今早被人拿走了。这些东西厕所里也会有吧?”徐别文说到。

    就在这时,一直默默跟着大家的赫连边月忽然发现了什么,唰唰唰地写下了几个字。

    “……”

    众人朝她看去,只见她的笔记本上写着“食堂有摄像头。”

    徐别文眼前一亮,立刻去了窗口,问到“阿姨,这监控在哪里能查看?”

    这位食堂的工作人员头也不抬地说“坏的,没开,看不了。”

    孟飞舟眼一瞪,也上前问到“到底是坏了,还是没开?你可别骗我们,我们是卫生局下来检查的!”

    这位阿姨终于抬起了头,她面无表情地看了孟飞舟一眼,说到“因为坏了,所以没开,想开自己修去。”

    “嘿,你……”

    徐别文一把拉走了他。

    “说这摄像头是个坏的,没用。”徐别文无奈地说。

    “可惜。”方年也有些遗憾。

    如果能拍到当时的画面,就一定能找到画面中异常的东西。

    这时,徐别文发现孟飞舟愣在原地,还在盯着食堂里的阿姨。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怎么,你还想去教训她一顿?”

    没有人觉得孟飞舟出了什么问题。

    直到他一直没有回答徐别文的话,还是僵硬地站在原地时,大家才发现了不对劲。

    “孟飞舟!”

    徐别文急声叫道。

    僵直在原地的孟飞舟没有说话,他神情呆滞地盯着食堂里阿姨,整颗脑袋开始缓缓地向后转动。

    “快拦住他!”

    方年心中一寒,立刻上前死命地扭动着孟飞舟的头。

    大家听到声音后,也立刻赶上来帮忙,用力地硬掰他的头颅,不让他的头继续朝后转动。

    然而,孟飞舟的脖颈处似乎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无论大家怎么用力,都扭不动他的头!

    “咔咔咔咔——”

    他的脖子发出了异响,整张脸也变得极为扭曲,他的脸涨得通红,尽管神情如窒息一样痛苦,但眼中仍是一片空洞。

    就这样。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孟飞舟的脑袋自己扭到了背后,当孟飞舟的脸明显已经失去了生气时,大家才反应过来。

    他死了。

    这一次,甚至连结都没有使用出来就死了……

    强烈的恐惧从每个人的心底涌现。

    为什么……

    他到底触发了什么……鬼又是在哪里……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