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十章 入夜
    入夜。

    田柏华的死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他是自杀的。

    对于精神病院这种地方,自杀的患者不在少数。

    虽然画面恐怖容易造成恐慌,但总的来说,这种事件是能被院方接受的。

    而关于傅见鹿,虽然因为方年的话,大家都他开始持警惕态度,但总的来说这和之前的状况也没有什么区别。

    傅见鹿本身就不是一个能够信任的人,稍早一点上车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曾经干过怎样变态的事。

    那是一次极其可怕的任务,那一站的名字叫……红枫别墅。

    傅见鹿和另外三个人在那一站下了车。

    红枫别墅站,是极为罕见的,全员最后都存活下来了的任务。

    但……活着回来的人,精神方面都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问题。

    傅见鹿算是说话最有条理,最正常的人了,但即便如此,他也无法得到大家的信任。

    因为另外三名乘客虽然逻辑混乱,说话颠三倒四,但拼凑起来得到的信息,已经足以令人震惊。

    根据他们的说法,在红枫别墅站时,傅见鹿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抓住了一只鬼。

    他应该是发现了那个隐藏得极深的,能限制红枫别墅里鬼的行动的规则,然后……抓住了它。

    隐藏的规则被发现,导致厉鬼完全无法反抗,只能任他摆布,接着那三名乘客亲眼目睹了——傅见鹿亲手解剖那只鬼的过程。

    那诡异又恐怖的一幕给三个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一个人类,制住了一只鬼,然后解剖了它。

    没有人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因为从上车的那一天起,所有人就被告知“鬼”这种存在相对人类而言,是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但……傅见鹿竟然敢抓住它,解剖它……

    即便这根本伤害不到厉鬼分毫,也已经让大家对傅见鹿这个人的疯狂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他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被厉鬼所杀,比起生命,他更在乎的是厉鬼的来历,以及……它到底是什么。

    “我特意找了一间四人间的病房,这三天,大家先忍耐一下吧。”

    傅见鹿推开了房门,温声说道。

    “麻烦你了,傅医生。”方年认真地说。

    傅见鹿笑了笑,看了大家一眼后,说到“那么……明天见。”

    众人冲他点了点头,对傅见鹿抱着相当矜持的感谢。

    “他如果不发疯,还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人。”孟飞舟说到。

    “说到底我们其实也没亲眼见过他发疯,都是那三名乘客说的。”徐别文看着傅见鹿逐渐消失的背影,说到。

    “那三人不是都在后续站点陆续死掉了吗?”

    “是啊,所以死无对证了。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傅见鹿的解剖结果感兴趣,目前为止,可能只有他最清楚我们遇到的‘鬼’到底是什么。”徐别文颇为感慨地说。

    “进去再说吧。”方年提醒道。

    “好。”

    接着,五人进了这个只有四张床的病房。

    方年扫了一眼后,说到“我坐在椅子上休息就行,你们睡吧。”

    徐别文按了按床铺,看向方年“我们一人守半夜,后半夜我来替你。”

    方年笑了笑,没有拒绝徐别文的好意。

    越是在这种恐怖的地方,越要好好休息保存体力。

    这并不是要让人去跑赢厉鬼,很多情况下……只需要跑赢自己的同伴就够了。

    这时候,孟飞舟忽然说到“我要去上个厕所,大家一起去吧?”

    两名女性首先摇了摇头,接着方年也表示不去。

    “我跟你一起吧,一个人不安全。”

    徐别文虽然不太喜欢孟飞舟说话的口吻,但他也清楚,反而是孟飞舟这种人,其实是没什么害人心思的。

    “好!”看得出来孟飞舟也挺高兴的,虽然他的结拥有列车上最强的保命能力,但能不用就最好不用,毕竟寿命天数这种东西太难得了,好钢得用在刀刃上。

    接着,二人离开了病房,走向了走廊尽头的厕所。

    二人一边走一边聊,孟飞舟开口道“徐别文,你和方年很早就认识吧?”

    “算半个发小吧。”徐别文回答道。

    “那你俩可够倒霉的,竟然一起上车了。”孟飞舟说到。

    说话间,他已经进了厕所。

    徐别文靠着门,他并没有什么尿意,只是来陪孟飞舟一趟的。

    “和你们比起来,我们不算最倒霉的,至少我和方年能互相信任。”

    厕所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同时孟飞舟也说到“那倒也是,能毫无保留地相信对方,这在这部列车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有像你们这种知根知底的关系才有可能。”

    徐别文笑了笑“是啊,知根知底……你们都不知道,方年其实是一个非常胆小的人吧?”

    “胆小?”孟飞舟的声音有些疑惑,“方年算是列车上最冷静那几个人之一了吧?”

    “他冷静不代表他不害怕,小时候,他曾经因为一条野狗拦路,和它对峙了整整一个小时,哈哈,方年吓得一个小时没敢动弹一步,就站在原地和野狗对视。”

    “他和我不同,出身富贵,家世显赫,他是个天才,是个天生的贵族。但我知道……他其实一直都在硬撑,就像那条让他害怕的野狗,尽管他内心慌张到了极点,但脚下也不会后退一步,他接受的就是这种教育。”

    “所以有时候我在想,像他这种拥有大好人生的人被弄进列车里,才是真正的倒霉吧?像我……除了一张脸好看一点,其实……”

    说着说着,徐别文忽然声音越来越小。

    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孟飞舟?”

    “孟飞舟?你还在厕所里吗?回答我!”

    糟了……

    厕所里毫无动静,徐别文立刻拧着门把手,用力地一撞!

    “砰——”

    “砰——”

    徐别文撞击了两下手,厕所里终于传来了孟飞舟的声音。

    “徐别文!快想办法把门弄开!快啊!”

    孟飞舟的声音充满了恐惧。

    徐别文一直在用力地撞门。

    这扇门明明就没有锁,孟飞舟进去后只是把厕所门虚掩着。

    但这一刻这扇门竟被关上了,而且坚若磐石,根本就撞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