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五十七章 崩溃
    同一时间,赵唯钻进过道之后,强烈的恐惧立刻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

    他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会遭遇什么事。

    但明白是一回事,害怕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唯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活了二三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逞能的事。

    为什么要去逞能?

    她愿意去拦住鬼,就让她去啊!反正也不会死……

    但……就像是他自己说的那样,他也是个男人。

    如果孟月图谋不轨,他还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孟月的提议。

    但她没有,这种时刻让一个孟月顶上去,最后哪怕活下来了,赵唯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他也曾坑害过别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绝对算不上个好人。

    就像花霁云的事,虽然他看起来很诚恳地和段续谈过,但他还是欺骗隐瞒了一部分信息。

    这样的居心,绝对算不上一个“好”字。

    但……一码归一码,他可以为了活下去而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但也会为了守住身为男人的某些尊严,而强行逼自己顶上去。

    而这……也是段续给他的考验。

    赵唯终于明白了过来,如果他最后选择让孟月去堵住通道,那么哪怕是成功找到结活下去了,段续也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他骗了段续。

    难怪他说到选择的时候,一直看着我……

    赵唯想起了段续之前的神情。

    他的那双眼睛,明明不够凌厉,也不够深沉,但却总能让人坐立难安。

    就像从上到下都被他看透了一样。

    段续是在通过这次的选择,决定原不原谅他……

    他想看到的,是赵唯还存不存在身为人类的底线……

    赵唯大汗淋漓地趴在了原地。

    他浑身哆嗦着盯着幽暗的前方,摩擦墙壁的声音越来越激烈,它们快到了。

    对于高个子的人来说,这样趴在地上对体力的消耗其实相当的大,更何况赵唯已经逃了一上午了。

    他的身体上还有在悬崖上留下的伤,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赵唯在用求生欲全力支撑了。

    而眼下,他还要用自己的身体堵住这唯一的通道!

    就在这时,一张毫无表情的惨白面孔忽然出现在了通道中!

    它趴在地上,头颅诡异地仰起,歪着脖子紧盯住了赵唯!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赵唯的心底充满了怪诞与恐慌。

    这只鬼,用他的脸做出了扭曲的姿态,这种恐惧比之以往更甚!

    赵唯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瞳孔也在不自觉地放大,指甲更狠狠地刺入了手心。

    赵唯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恐惧让他下意识地想后退,但他很快就反映过来,这是来不及的……

    而且退出这个过道后,孟月就完了。

    孟月一死,他也活不了。

    赵唯曾经最恐惧的一次,并不是在这个世界,而是现实世界的一个晚上。

    那一晚,他生病了,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

    赵唯烧得迷迷糊糊,恍惚间他意识到,好像有人进来了。

    他很想睁开眼睛,但却办不到,即便是用尽全力,也只是能模糊地看见一点影子。

    那个人……好像站在自己床边。

    赵唯害怕得不敢说话,连呼吸都在极力控制,他无法动弹,从脖子到肩膀,一直到大腿肌肉都是僵直的。

    这个时候,如果有其他人就好了,哪怕是有一条狗也好啊……

    直到第二天,赵唯才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他大病了一场。

    也是从那次起,赵唯明白了自己最害怕什么。

    密闭无人的空间。

    曾经狭小但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出租屋变成了梦魇,那次之后,哪怕是进电梯,赵唯也会等一个人一起进去。

    而现在……他又独自一人困在了狭小的空间里。

    最要命的是一只厉鬼就在他面前……

    忽然间,赵唯看到了一个身体?

    这个身体塞在了过道中,身上的衣服被摩擦得破破烂烂,有鲜血渗出……

    不……不对!

    赵唯骇然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我的身体!

    “砰——”

    赵唯的头颅掉落在了地道中。

    赵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种体验。

    他曾经还想过这种问题,古代的犯人头被砍下来后,会立即死去吗?

    离开头部的身体部分已经死去而没有知觉了,但刚刚被砍下的头部呢?还是活着的吗?

    脑袋里还有思想吗?

    作为“我”的意识会不会感觉到痛?

    头部会不会先很痛才会慢慢地死去?

    现在……他知道了。

    没有感觉……除了天旋地转之外,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

    但赵唯很快就看见,那只飞快削掉了自己脑袋的鬼爪忽然向前伸出,钻进了他的胸腔里,将他开膛破肚……

    虽然脑袋已经掉落在一旁了,但赵唯并没有死亡。

    鬼新娘的戒指展现出了匪夷所思的力量,但这对赵唯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无比的渴望自己能够昏死过去,甚至是彻底死过去。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厉鬼残杀,赵唯的精神已经快发疯了。

    虽然他感觉不到疼痛,虽然他感受不到鬼爪的锋锐,但……眼前的恐怖场景深深地扎进了赵唯脑海中,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刺激。

    他只能希望这是异常噩梦,或者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然而……眼前的一切都在继续。

    他的身体被鬼爪撕开,它拆开了他的胸腔,掏出了他的脏器,卸下了他的手臂,大量的鲜血喷洒出来,艳红和黄绿混杂的腥臭液体飙射到了他滚落在地的脸上,这些体液还是温热的,是他自己的……

    赵唯徒劳地睁着眼睛,恐怖的画面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的神经,厉鬼的残杀还在继续,它要将这具碍事的身体彻底捣碎,才能通过地道。

    血液和体液混杂在一起,洒到了赵唯的头上,很快他的眼前就已经猩红一片。

    赵唯想发泄,想嘶吼,想尖叫,但他完全做不到。

    他的头已经被厉鬼削掉,他失去了声带,更不可能再用来自于肺部的空气带动声带振动。

    他的气管已经被截断,他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肢解,被撕碎。

    赵唯……已经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