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五十三章 试探
    孟月伫立在悬崖边,心跳异常剧烈。

    他真的跳下去了……他没有在开玩笑!

    那自己……要相信他吗?

    悬崖底下连一声惨叫都没传上来,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安全地出去了?他的推断是真实的?

    孟月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现在的这条命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所以她慎重到了极点。

    她仔细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段续的推断应该是正确的。

    真正说服了她的,其实是段续的第二个理由。

    雾气中的视野范围只有四到五米,但站在悬崖边上,她却能清晰地看到悬崖底下的样子,从而确定这个悬崖高达二十米!

    为什么雾气遮挡视野的效果对悬崖无效?

    也许正是像段续推测的那样,它本身根本就只有两米!只是被放大了十倍,欺骗了他们的眼睛和大脑。

    这也并不是说只要无脑地跳下悬崖就能得救,鬼的手段是很诡异的。

    只要脑子还在相信悬崖高二十米,那么就算它本身只有两米,也能摔死人。

    孟月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想通了,她张开双臂,纵身一跃!

    呼呼的风声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剧烈,但她坚信这个推断是正确的,内心没有丝毫动摇。

    “砰——”

    随着落地的声音响起,除了小腿微麻之外,孟月没有感到任何异常。

    上午的阳光钻进了她的眼帘,孟月恍若隔世的转过身。

    一个只有两米左右高的土埂就在她身后。

    “对于你来说,其实还有一个更安全的办法。”段续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还有一个办法?”孟月诧异地看着他,她现在很想知道,段续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段续点了点头,看向她右手无名指上的鬼新娘戒指,说“你使用结和我绑定,我们先后跳下悬崖就可以了。”

    孟月恍然大悟,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摇头道“不行,就像你说的那样,不能从意识的根本上认识到悬崖的真实高度,就算强行跳下去,也会把自己摔个半死,用戒指我们虽然可以避免死亡,但该受的伤还是会受,二十米高,足以让人丧失所有行动能力了。”

    段续摸着下巴“原来如此,你的戒指虽然能保命,但不是无敌效果,该受的伤还是会受,只是人会留一口气……”

    “你!”孟月瞪了他一眼,她这才反应过来,段续是在摸清她戒指的能力范围。

    “我有个问题,如果我被鬼砍下了头,或者干脆剁成了肉酱,那我还能活着吗?”段续好奇地问到。

    孟月颇为无语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摇头道“砍头能活,剁成肉酱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试。”

    “下次吧。”段续虽然很感兴趣,但还不蠢。

    “我已经找到了这个村子结的藏匿之处,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段续认真地看向孟月,“我交过钱了,你应该会对我使用结,对吧?”

    孟月没有在意段续后面那句话,因为她已经被段续的前半句给震惊了。

    “你……找到结了?不会弄错了吧?这可是才第一天……”

    “你们如果想在槐村多呆两天,我也没什么意见。”段续说到。

    孟月将信将疑地看着他,那个新人白非玉负责撰写的蓝天公寓站点的信息整理还没出来,列车上的人都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关的,但有一点大家是知道的。蓝天公寓站……他们只呆了一天就成功逃离。

    难道……都是因为他?

    孟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段续。

    此刻的段续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突然问到“槐村这一站,好像并没有时间限制?”

    孟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没有时间限制的站点,意味着除了获得厉鬼之结,或者利用规则彻底解决厉鬼这两个办法外,只能在这一站承受厉鬼无穷无尽的追杀。”

    段续眼前一亮,说到“你的意思是,如果能在厉鬼的追杀下一直存活下去,就能一直活在这个时空里?”

    孟月被他的脑洞吓了一跳,但仔细想想后,好像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如果你能在厉鬼的追杀下一直活下去的话,可以。但谁能做到这种事?”孟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到“对了,列车上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

    “哦?”段续感兴趣地问到。

    “快一年了吧?我也是听人说的,那时的二十七号车厢乘客,在即将成功逃离时被厉鬼拖住了,但他的结非常厉害,天数消耗也很低,如果像你猜的那样,那他真的还有可能活着,活在那一站的世界里。”孟月也越想越有可能,她甚至在想,自己的爱人会不会也有可能还活着?

    “你可能还听过他的名字。”孟月忽然说到。

    “他在现实世界很有名吗?”段续问到。

    孟月点了点头,叹道“嗯,他叫陈继,就是那个不到二十岁的围棋天才。”

    “我也是进来之后才知道,他不是失踪了,只是被困在了这部列车上。”孟月颇为无奈地笑了笑,“这部列车从某方面来说还挺公平的,它将人拖进来似乎没有什么规则,完全是随机的。”

    “是吗……”段续随口应了一句。

    “好了,我相信你找到了结,你们每个人都支付了寿命天数给我,我会遵从约定,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和你绑定,放心吧。”孟月似乎想通了什么。

    “口说无凭,把你的车票交给我。”段续说到。

    孟月立刻摇头拒绝道“不可能,车票决不能交给其他人!段续,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有过寿命天数的流通,在这次流通中产生的约定双方就必须遵守,不然你以为陈新岳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我的人品,直接把寿命天数交给了我?”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们和你合起伙来骗我钱呢……”段续嘀咕道。

    “你又在套我话!”孟月又醒悟晚了一步,“还有,寿命天数不是钱!”

    “一个意思。”段续无所谓地转过身,朝后山山腰看了一眼,“走吧。”

    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凭空摔在了孟月旁边!

    “哈哈哈!我成功了!果然如此!高度是假的,不然我为什么能看得到悬崖底?果然是假的!”

    浑身擦伤的赵唯状若疯狂,语无伦次地边说边笑。

    很快,他就发现了段续和孟月。

    “你……你走出来了?”赵唯神色一僵,盯着孟月问到。

    孟月微不可查地看了段续一眼,小声说到“还好,也不是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