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五十一章 汇合
    赵唯发现王长江的尸体时,另一个“赵唯”好像也发现了什么。

    它的目光投向了赵唯的方向。

    赵唯呼吸一滞,他抬头看去,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

    它真的过来了……

    赵唯的心跳越来越剧烈,寿命天数的消耗也大得惊人,不行……继续呆在这里的话,绝对会被它发现的……

    这条毛巾的作用并不是将他变得不存在,而是让他的存在感几近于无。

    他本人仍然是在原地的,没有消失,也不会变透明,只要它过来,触碰到他,赵唯就会被抓住。

    但是……这个悬崖根本就走不出去,只要还呆在悬崖上,他早晚会被它发现,他的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越来越近了,它离赵唯的距离已经不到两米!

    没有办法了……

    赵唯死死地咬着牙,往身后的悬崖看了一眼,与其被鬼杀死,不如从这里滑下去!

    至少从这个悬崖上滑下去还有生还的可能,而被鬼抓住却是必死无疑!

    赵唯知道,自己现在只能拼命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脚先伸到了悬崖外,然后松开了手。

    临下去之前,赵唯注意到了王长江的视线,他看着的方向正是悬崖。

    他也死在了这里……

    难道悬崖下面也有什么蹊跷?

    赵唯已经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凭借着结的掩饰,赵唯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的从悬崖斜坡上滑了下去。

    他的身体被碎石沙砾摩擦得鲜血淋漓,忽然,一块较大的石头被他的手无意中抓住了!

    不断下滑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停止下来。

    天无绝人之路!

    赵唯惊喜地抓住了石头,整个人紧贴着斜坡吊在了悬崖上。

    尽管他已经满身都是擦伤,尽管他浑身疼痛难耐,但赵唯还是止不住的欣喜。

    止住了……下滑止住了!

    从二十多米的高度滑下去和从十多米的高度滑下去生还率完全不一样,直到这一刻,赵唯终于体会到了身为普通人被命运眷顾的美妙滋味。

    他停止了结的使用,现在还剩下的寿命天数,只有五百多了。

    但至少……自己还活着。

    赵唯惊奇地抬头看着自己抓住的这块凸起石块,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抓住了它。

    然而,在他抬头的这一刻,悬崖上方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人影,“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正在往下看……

    ……

    段续下了山,急匆匆地往后山赶去。

    他从阿云的手里获得了一份名单,那份名单,就是发现了槐树下的古物,约定一起保守秘密卖钱分账的九个人。

    他们分别是胡文山,胡勇,贾大林,郑成枝,谢华,杨福林,马树,刘平安和吴万富。

    胡文山就是村长,胡勇是村长的孙子(儿子),刘平安和马树是胡勇的两个跟班,谢华只是普通的村民,这五个人……应该都已经死了。

    赵唯猜得没错,段续确实是发现了不对劲之处,才会选择立刻返回村子里的。

    但那个时候,段续也误会了一件事。

    他本以为后山那棵依旧郁郁葱葱的槐树就是杀了村长和谢华的存在,所以才会匆匆去村子中央的槐树确认。

    而现在……段续终于明白了那个所谓的古物藏匿在何处。

    名为槐村,但所有槐树都即将枯萎坏死,唯独后山半山腰上那棵,依旧茂密葱郁。

    这并不是因为它本身存在什么特异之处。

    而是因为,它的底下现在正埋藏着那个东西!

    但……结是什么?

    难道那个东西就是结?

    段续有些匪夷所思。

    如果那东西真的是结,那它根本就没有生前这一说。

    它就是没有来历,没有因果的鬼!

    但这种鬼,有可能在第二站就被他撞上吗?

    他连列车上的人都还没认识全。

    不……他甚至连自己的车厢都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

    然而就在这时,段续猛然发现……自己走进了一场大雾之中。

    回过身时,来时的路已经变成了密林……

    ……

    “孟月”那声尖利刺耳的呼喊,直接钻进了真正孟月的耳中。

    从声音传来的方向和大小判断,此刻她距离赵唯所在的地方并不算太远,直线距离应该不超过一千米。

    但……一千米?!

    如果没有这场大雾笼罩,从槐村到后山一个来回加起来可能才一千米!

    这场雾好像能将空间扩大……

    孟月细想着。

    然而,还没等她继续深想,一双熟悉的粉色运动鞋便出现在了前方的雾气中。

    孟月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她认得那双鞋,那是自己脚上这双鞋……

    是鬼来了……扮成她的鬼来了!

    孟月毫不犹豫立刻撒开腿狂奔起来。

    雾气中根本就无法辨别方向我,她完全凭借着直觉在每一条雾气中的小道上穿行。

    很快,孟月就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但她根本不敢停下来,虽然通过赵唯的举动,她了解到只有模仿自己的鬼才能杀死自己,但眼下追赶着她的鬼,毫无疑问就是“她自己”!

    孟月又往雾气深处跑了一段距离,终于没力气了,找了块石头躲在了后面,压抑着喘息赶紧恢复着体力。

    “她”……应该没这么快吧?

    孟月心惊胆战地盯着自己来时雾气的方向,只要那边出现一丁点异动,她就会继续逃命。

    不过……现在来看,她暂时应该是甩掉了它。

    孟月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在石头上,木然地看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看着看着,她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整个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在列车上时,她是不能哭的。

    她塑造的是一个妖艳女人的形象,如果她哭了,她就会被其他人认定为心理崩溃,精神脆弱,然后……变成被放弃的对象。

    其实……不仅是她,列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那样戴着面具在生存。

    每个人都知道,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柔弱的一面,毕竟很多时候,危险不止来源于厉鬼,还有“同伴”。

    也只有这样四下无人的时刻,孟月才敢放开自己脆弱的哭上一场。

    但……这只是她以为的没人。

    “你要纸吗?”段续犹豫了一会儿,出声问道。

    孟月悚然一惊,她惊恐地抬起头,看到了一张认识不久的脸。

    “你什么时候来的?”他刚才的那句话,至少让孟月觉得眼前的段续并不是鬼。

    段续指了指这块大石头的另一面,说“我一直在这一面休息,你才是后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