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四十四章 生机
    王长江皱着眉头,看向四周。

    雾越来越大,刚才三人一不小心就走散了,还好,他很快就发现了赵唯。

    就在他察觉到一些可能是孟月的动静时,那些动静竟突然消失了?

    这让王长江有些无奈。

    “赵哥,孟月可能是把我们两个发出的声音当成鬼了。”

    赵唯静静地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王长江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冷,但这时,前方的雾气忽然传出了一些响动。

    王长江立刻警惕地看向那里,只见……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自雾气中缓缓出现。

    “谁?”

    他身形一转,见势不对就要往后逃。

    那个身影也不说话,不过却越来越清晰了。

    王长江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不对劲……那个人影有些不对劲!

    口干舌燥,心跳加速,难言的怪异感逐渐出现。

    终于……雾中来人完全露出了身形。

    王长江呼吸一滞,鸡皮疙瘩瞬间从手臂蔓延到全身。

    那个从雾里走出来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王长江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他才不管赵唯能不能逃掉,甚至,赵唯能在后面挡一会儿更好。

    王长江不知道的是。

    就在他们旁边,一个藏匿了所以痕迹的人正惊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个“王长江”,一个“赵唯”,碰面了。

    两个“人”没有任何反应,面无表情地朝王长江追去。

    赵唯恐惧得说不出话来,这两个是鬼!这两个都是鬼!

    这个槐村,到底有多少鬼啊!

    等“王长江”和“赵唯”的身影消失后,赵唯还是不敢中止这条毛巾的效果,虽然这短短的一分钟多钟烧掉了他接近四百天的寿命,但赵唯还是无比庆幸自己能拥有这条毛巾。

    它虽然不算强大,但真的非常好用。

    凭借它,赵唯已经成功通过了五站,而这,已经是第六站了。

    反复确认过没有动静之后,赵唯终于停止了结的使用。

    他大汗淋漓地靠在石头旁,虽然刚才的一分钟他没有任何动作,但身体的疲惫和紧张完全不亚于一场逃杀。

    休息了十几秒后,赵唯立刻站了起来。

    这里不安全,绝对不能在这里多呆。

    他遥遥地看了一眼王长江逃走的方向,王长江死定了,两只鬼都在追他,他铁定没救了……

    赵唯想也不想,朝与王长江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然而,还没走两步,赵唯就停下了脚步。

    不……不对。

    那只伪装成“赵唯”的鬼已经跟着王长江走了那么长一段路了,如果要动手,早就能动手了。

    但……它为什么不杀他?

    鬼会仁慈吗?

    过往的经历告诉他,绝无可能。

    鬼就是鬼,它是最纯粹的恶意,也是最凶残的异类。

    它不杀王长江,不是不想杀,而是……做不到!

    赵唯眼睛猛然一亮。

    那为什么现在它们又去追杀王长江了?

    刚才一定是触发了什么,一定是达成了某个杀掉王长江的条件……

    是有两只鬼同时在场就能杀人,还是说……对应的鬼只能杀对应的人?

    赵唯的脑子里出现了两个猜想。

    他很清楚,自己虽然拥有结,但结永远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人类在面对厉鬼时,也是永远处于下风的,绝不可能和它对抗。

    但是……人也不是毫无胜算。

    方年说过……列车不会将他们带去一个十死无生的地方,哪怕那一站再恐怖,也会存在一线生机。

    而那一线生机,就是隐藏在种种诡异与层层恐怖之下的,厉鬼的规则。

    尽管鬼是唯心的存在,尽管它无法以任何物理手段消灭,但那条藏得极深的规则,能够限制它,甚至……彻底消灭它!

    消灭鬼啊……

    这是结都做不到的事,但人类的大脑却能做到。

    不过,说来容易。

    列车之上完成过凭借隐藏规则彻底消灭鬼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而那几个人,在现实世界时就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哪里是自己一个小小的销售经理能比的……

    赵唯越想越远,他拍了拍脑袋,意识到自己在走神了。

    一线生机……

    这场大雾里的生机到底在哪儿?

    怎么才能逃出去……

    赵唯冥思苦想。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抓住了什么,但临界点的思维极限却又无法突破。

    这种感觉就像真正的答案就在对面,但眼前遮了一张窗户纸。

    赵唯的情绪越来越烦躁。

    这时,他的前方,也响起了脚步声。

    ……

    一扇门?

    段续盯着眼前的木门。

    门上雕刻着繁密的花纹,细细看去,这些花纹组成的图案又像是一只四肢密布倒刺的诡异之物。

    花霁云也走了过来。

    她刚到段续身边,眼前这扇古老的木门就一颤。

    难道扇门有东西?它要出来了?

    段续和花霁云都有些不安。

    这扇门,看起来并不牢固,像是虚掩着,一阵风就能把它吹开的样子……

    而且,脑子里出现了它会打开的念头后,再去看这扇门时,总有一种它随时会打开的预感。

    段续稳了稳心神,捏着血红色玩偶,缓缓地靠近了它。

    好冷……

    越来越冷了。

    这扇门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让人这么冷……

    短短米,段续硬是走了十来秒才到木门旁边。

    现在,他的感受越发明显了。

    除了一股不明来历的可以冷意,还有……一股让人安详的力量。

    难道说,木门里放置的是镇压这棵槐树的古物?

    虽然老套,但也不是不可能……

    段续朝木门虚掩着的那条缝隙中看去。

    里面……空空荡荡的,好像什么都没有。

    突然!

    一双猩红的眼睛凑了上来,出现在了木门对面!

    段续浑身汗毛倒竖,毫不犹豫地咬破了指尖,就要使用结!

    然而这时,一只手从他身后伸了过来,按住了段续准备将血涂抹到玩偶上的右手。

    是花霁云!

    她另一只手迅速地按在木门上,将木门死死地抵住。

    她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还是飞快地说“不要用,有什么东西来了……速度很快,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