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三十六章 冲突
    “赵唯!”

    绝望情绪即将把赵唯吞没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树林外响了起来。

    “赵唯!你在树林里吗?”

    “赵唯!”

    是段续,王长河,还有陈新岳他们!

    他们来了,他们都来救自己了!

    赵唯很难说清此刻自己内心的感受,绝处逢生的喜悦刹那间清空了他大脑里的恐惧,赵唯拼命大喊“我在这里!”

    很快,段续他们的脚步声就靠了过来。

    手电的光芒照在了赵唯的脸上。

    “赵唯,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陈新岳蹲在他旁边,问到。

    赵唯这才想起自己不远处还有一个人鬼未知的村长,他赶紧抓住陈新岳的手,将手电筒的光芒照向那边。

    然而,此刻那里空无一人。

    “怎么了?”王长江有些紧张地问。

    赵唯惊疑不定地看向四周,低声道“是那个村长,我清醒后,发现他好像在树林里找什么东西,很可能就是在找我!”

    这时,赵唯看见段续走了过去,他半蹲在地上,看了几眼地面后,又站了起来。

    “这里确实有人呆过。”段续扭头看向阴森的树林深处,“他刚走。”

    “你不要故弄玄虚,说一些没有把握的话除了制造恐慌情绪之外,还有什么作用?”陈新岳盯着段续,不满地说。

    段续扭头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认为,痕迹学是一门故弄玄虚的学科,那我无话可说。”

    孟月来到段续身边,低声问到“你学过痕迹学?”

    “看过。”段续显然不想多谈这个话题。

    他看了一眼众人,说到“换个地方说话吧。”

    这个提议没有人反对,很快,在花霁云的带路之下,一行人来到了阿云的农家乐。

    阿云似乎已经睡了,毕竟现在天色也不早了。

    段续六人没有弄出什么动静,他们聚在一楼饭桌前,正准备弄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说,你们进山的时候也遇到了那个导游高览?”陈新岳满脸惊疑之色。

    “没错,是高览带着我和孟月进的槐村。”赵唯点头道。

    他毕竟不是新人,虽然刚才被吓得不清,但很快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始和大家一起梳理事情的始末。

    “我也是。”段续说到。

    “我……我也是……”花霁云试探着举起了手。

    “这么说,高览就是那只厉鬼无疑了,他在进山时给我们讲的那个故事,故事里死在槐树树洞中的村民也是他干的。”孟月低声道。

    “你们查到关于那个死在树洞里的村民的信息了吗?”赵唯问到。

    王长江左右看了一眼,说“查到一些,那个死在树洞里的人,名字叫谢华,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他成年后去了城里,回来后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笔钱,他用那笔钱承包了后山的一片橘子林。”

    “谢华的妻女还在村子里,明天我们可以去他家仔细查。”陈新岳眯着眼睛说。

    “等等,高览的故事里说,谢华之死村里人都不愿意追究,那他的妻女呢?他们当时就没有反对?”孟月疑惑道。

    “嘁,”陈新岳面带不屑,“她们敢有意见?”

    孟月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槐树……”

    众人沉默之际,一个细微的声音突然出现。

    大家齐刷刷地转过头去,那个发出声音的人,正是花霁云。

    “你想到了什么?”

    段续问到。

    花霁云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瞳孔一片纯黑,她的面前是孟月,但她的眼神,却像是穿透了孟月,看向了屋外的某个地方。

    这种感觉诡异到了极点,让屋子里的人感到一阵生理性的不适。

    “他卖了槐树……”

    花霁云的声音和刚才的怯生生不同,多了一些低沉喑哑。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忽然扇在了花霁云的脸上。

    她诡异的状态迅速被打破,左脸也飞快变红。

    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的眼神充满恐惧和委屈,她躲闪地看着陈新岳,不敢说话。

    “别用你那双该死的眼睛乱看!你是想把鬼招来,把我们都害死是吗?啊?”陈新岳居高临下地瞪着花霁云,双目赤红,喘着粗气。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在桌子另一边的段续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那一耳光就落在了花霁云脸上。

    “为什么打她?”

    段续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他盯着陈新岳,身体微微前倾。

    陈新岳毫不示弱地回瞪着段续,满脸讽意地说“怎么?想给她出头?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东西就为她出头?看上她了?想英雄救美?”

    “老子告诉你,她……”

    “乓——”

    陈新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根农村常见的木质长凳朝他右脸扇来。

    谁都想不到段续会突然出手,而且出手得这么快,这么狠!

    他直接抄起了屁股下的长凳,二话不说就抡了过去。

    陈新岳的右脸结结实实挨了一长凳,头晕目眩地摔到了墙边,右脸很快就红肿起来。

    “咳……呸……”

    陈新岳扶着墙,吐出了一泡带血的口水。

    诡异的是,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突然笑了。

    “嘿嘿……你打我……”

    他蹲下身子,从自己的口水里捡起了一颗牙。

    “你把我的牙齿扇掉了一颗,段续……”

    陈新岳夸张地用手掰开自己双唇,将缺了一颗牙的上牙床露了出来。

    “看到了吗?记住我的样子……”

    陈新岳捏着自己的牙齿,一摇三晃地走到门边,回头看了段续一眼“记住我,段续,嘿嘿……”

    他怪笑着打开了房门,走进了夜色中,很快就没了踪影。

    “所以,是谢华动了那棵老槐树的念头,引起了千年古树的某种诅咒,这种诅咒反馈给村里人,然后害死了他自己,对吗?”段续放下长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梳理出了一个逻辑。

    直到这时,赵唯几人才反应过来刚才这短短的几十秒内发生了什么。

    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续脸上。

    花霁云更是古怪,刚才挨打都没哭的她,这时竟然诡异地掉出了一滴泪水,她的神情还是木然的,显然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

    “可能,是这样吧……”

    孟月下意识地回答着,她脑海中的画面,还在重复刚才段续那一瞬间的暴力。

    冷静又张狂,果断且狠辣……

    这一刻的段续,彻底颠覆了孟月在列车上对他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