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三十章 餐车
    能让鬼短暂地失神……

    这个能力,说强不强,说弱却也有用。

    “既然如此,那就去做最后的准备吧,尤其是你,段续,到站前先去777号车厢吃点东西,这能让你在任务期间感觉不到饥饿,减少进食带来的麻烦和风险。”赵唯说到。

    “还有这种事?那大家一起啊。”段续邀请到。

    赵唯摇摇头“我们之前都吃过了,你直接去吧。”

    说到这里,赵唯拿出车票看了一眼,抬头说“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站了,动作快。”

    车票上还有下一站的到站时间?

    段续惊奇地拿出车票,果然在灰色骷髅头下看到了一串正在不断减少的数字!

    “这个时间只有我们几人的车票上有,没有到站的人不会显示。”赵唯解释了一句。

    同时,他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降临车厢。

    很快,其他人也一一离开了这里。

    还有最后半个小时,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后一次呆在这部列车上。

    做最后的心理调整,见见朋友,这些都需要花时间。

    降临车厢转眼就只剩下段续和花霁云。

    段续看着她,刚才脸上的轻松之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沉默。

    他看不懂,为什么这个瘦小的女孩儿会被这样对待?

    她遭到了肉眼可见的排挤和欺凌。

    而她自己似乎也并不懂得反抗。

    “要不要一起吃饭?”段续出声问到。

    花霁云身体一颤,她缓缓抬起头,长长的齐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但没被挡住的洁白脸庞是那么纯洁美好。

    “小段续!”

    就在这时,孟月的声音在过道口响起。

    段续回过头去,只见孟月正在对他招手“走,陪姐姐一起去吃个饭,姐姐也还没吃呢。”

    段续点点头,又扭头看向花霁云,低声问到“走吗?一起?”

    “不……不了。”

    花霁云连忙低下头,朝车厢的另一个通道跑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框内的黑暗中。

    见花霁云离开,孟月拍了拍过道的墙壁“喂,还不过来?”

    段续收回视线,走上前去。

    孟月拿出车票,插入门上的卡槽中,输入了777三个数字,然后,门开了。

    “在这部列车上,三个相同的数字都是公共车厢,比如三个七,它代表餐车车厢,其他的你有空自己可以试试,不过……姐姐不建议你去试三个一。”

    “三个一?为什么?那是什么地方?”段续好奇地问。

    孟月走向一个类似柜台的地方,一边点食物一边说“本来是图书室,但有一个疯子霸占了那里,你最好别去惹他,他可是会乱咬人的。”

    孟月端过来两盘看起来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家常饭菜,递给段续“作为人呢,我们是不怕疯狗的,但被疯狗咬上一口就不划算了,对吧?”她冲着段续眨了眨眼睛。

    段续接过餐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坐在餐桌旁,朝身后看了一眼“这么大的地方,怎么没其他人来吃饭?”

    孟月噗嗤一笑“傻孩子,你还没发现,你上车昏迷直到现在,肚子一直没有饿过吗?这个餐厅,只是为即将到站的人准备的,在列车上活着的人,是无法感觉到饥饿的。”

    说到这里,孟月的神情似乎黯淡了几分“不仅是饥饿,口渴,困倦,排泄……一切活人该有的需求,在列车上都会完全消失。只有在到站后,在任务中,才会重新出现,我有时甚至会想,会不会……其实在那些恐怖的地方,我们才是真正地活着……”

    段续沉默不语,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在重伤醒来时,他就已经发现了。

    这部列车上的人,有心跳,有呼吸,但……没有生命。

    这不是凭空的臆想,段续的大脑能够捕捉到太多细节,而这些细节,无一不在显示这部列车上的人,都处在一个极其诡异的状态。

    非生,非死,像是他们的时间被列车强行截留,停在了死亡与活着的混沌状态之间。

    “孟姐,这枚戒指,对你而言不是结那么简单吧?”

    段续忽然问到。

    孟月有些讶异地看着他,问到“为什么这么说?”

    段续看了一眼孟月右手上的无名指,说“你看着它的眼神里,有眷念。”

    “叮——”

    叉子掉落在地上,惊醒了孟月,她连忙弯腰捡了起来,对段续笑道“你又懂什么?你孟姐可是公认的骚狐狸~”

    “你看,这时候你眼里的情绪叫嘲讽。”

    段续说到。

    孟月无奈地看着他,说到“好了,别再用你的眼睛看着我了,我告诉你。”

    段续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坐得笔直。

    “这个戒指……对我而言确实不是单纯的结,它也是我的婚戒。”孟月低头看着戒指,目光中满是柔情,“我的男友是和我一起上车的,只不过,他第一站就死了。”

    “运气太差吗……”段续问到。

    孟月摇摇头“不……他很聪明,也很幸运,他成功地找到了鬼新娘的结,完美地提前结束了那一次任务。但是……我们错了,在即将离开之际,鬼丈夫苏醒了,那次不只是一只鬼,而是两只。他将鬼新娘的戒指交给了我,给我亲手戴了上去,自己去引开了另一只鬼。”

    孟月望向窗外,慢慢抬起头“然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段续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了,都怪这该死的好奇心。

    安慰女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段续再一次确认。

    虽然他知道怎么做能够有效地舒缓她的情绪,甚至赢得她的好感,但段续实在是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

    “额……孟姐,加油!”

    “噗……”孟月捂嘴一笑,这片刻的清纯比她之前伪装的妩媚要动人万倍。

    “好了,姐姐会加油的,吃好了的话,我们该去降临车厢了。”

    “嗯。”段续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两人朝过道口走去。

    这时,孟月突然站定脚步,认真地说“姐姐对你感官不错,也许是因为……你最后救人的样子很像他,所以,我再多说一句,不要靠近花霁云,千万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