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二十章 救你
    段续没有骗白非玉,也犯不着。

    他是真的有办法。

    而且……白非玉可能误会了一点意思。

    段续说的赌不起,指的不是如果自己不去救王予礼,他可能会死这件事。

    而是……他也不敢让鬼的“数量”继续变多了。

    所以,即便是有些危险,他也决定下去看看。

    说起来这种地方也根本称不上哪里就绝对安全,万一留在五楼的白非玉一进入506号房就被开门杀呢?

    收回了这个不太当人的念头,段续匆匆地下了楼。

    现在能确定的是一楼至少有一只鬼,暂时还无法知道是这栋公寓本身的鬼,还是时南放出来的鬼,但对于段续来说都一样。

    王予礼能扯着嗓子呼救,至少验证了一件事,那就是那只鬼的行动速度应该不快。

    不然他早就死了。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只鬼是故意慢慢靠近王予礼的,它等的就是王予礼的呼救。

    然后将来救援的人一网打尽。

    虽然不知道鬼有没有这个智商,但段续不打算低估它。

    “王予礼!再坚持一下!我在三楼,马上就来!”

    跑到三楼时,段续忽然扯着嗓子在楼梯朝上方嚎了一声。

    这一嗓子,地下室楼梯上的王予礼听见了,五楼的白非玉也听见了。

    而且……别的东西应该都听见了。

    王予礼听到段续的声音后,先是一喜,然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糟了……

    他来就来,喊什么喊啊!

    现在位置暴露了,自己困在楼梯上进退两难,那只鬼完全可以先去杀了他再回来料理自己。

    段续……你糊涂啊!

    果然,在段续的声音发出后,王予礼立刻听到地下室里的脚步声以一种极其夸张的速度从另一个楼梯爬了上去。

    它去了!它去找段续了!

    更让王予礼心惊的是,他确认了一件事。

    那只鬼的行动速度绝对不慢!它在等,等他的呼救!

    王予礼痛苦地捶了一下墙壁,这么说,是自己害了段续……

    沉默,寂静,整个公寓仿佛死透了一般,突然失去了所有声音。

    段续……已经遇害了吗?

    在这段时间内,王予礼尝试着退下楼梯,但他很快发现,这也做不到。

    下方的楼梯口,也变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天堑。

    “喂!”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头顶的楼梯口突然传来了段续的声音!

    “我在这!段续!段续!”

    一股强烈的惊喜涌上心头,就连身体也仿佛突然多了一份力量,王予礼连忙压低了声音回答。

    “你等着,我下来给你带路!”

    段续小声喊了一句。

    可这时,王予礼却连连摆手“别!段续,你千万别踩这楼梯!这楼梯是无限的,只要一进来就出不去了!你这样,找根绳子,丢下来,试试看能不能把我拉上去!”

    段续无语地看了王予礼一眼,他当然知道这是无限楼梯。

    这楼梯不是和四楼通往五楼那楼梯一样吗?

    只要闭上眼睛,凭身体的方向感就能走出来,他是怎么蠢到把自己困在这种地方的……

    但看王予礼这一脸宁死不从,坚决不让他下来的样子,段续还是决定依了他。

    “好,你等等!”

    说完,段续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楼梯尽头的亮光处。

    他一消失,王予礼又患得患失起来。

    段续不会……突然反悔,然后走了吧?

    不……他既然决定来救我,就一定不会反悔的,他是个好人……

    王予礼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

    “接着!你够得到吗?”

    这时,一团长绳从楼梯顶丢了下来,王予礼仰头一看,那团长绳正在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落下来。

    明明没有任何东西,但这条绳子却在空中七拐八拐,仿佛碰到了隐形的墙壁一般!

    果然和四楼到五楼是一回事……

    看到这一幕,段续心里更加有底了。

    但王予礼却吓了个够呛,他赶紧一把抓住了绳子,回头对谭梅凤说“拉着我,跟上!”

    王予礼将绳子的另一头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心中安稳了很多。

    “抓稳了吗?我要拉了!”

    段续小声喊道。

    “嗯!准备好了,你拉吧!”

    段续扭了扭脖子,感觉这句话怪怪的。

    然后他两腿顶住了墙角,开始一点一点地用力。

    刚一用力,他就遇到了巨大了阻力。

    “嘶——”

    段续没想到,从外面介入一股力量来通过楼梯,竟然需要这么大的力气?

    这两人就像陷入了泥潭中一样,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拖得动一两米。

    好在段续的体能虽然算不上运动员级别,但也够得着强壮这个词了。

    尽管绳子勒得双手有些疼,但还能坚持。

    总的来说,虽然慢了一点,但王予礼和谭梅凤两人都在稳定向上,早晚能出来。

    顺着段续绳子力量的王予礼这才发现,这个看似笔直的楼梯,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循环往复的错乱空间,难怪无论他怎么爬也爬不出去,没有绳子的牵引拖拽,谁能出的去?

    两个人越来越近,段续的手也越来越疼,他已经被绳子的摩擦弄破了血肉。

    现在鲜血淋漓,看上去触目惊心。

    王予礼看着就在前方的楼梯口,心中的喜悦越来越强烈,对段续的感激也越来越深。

    “段先生,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王予礼发誓……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王予礼认真地说着。

    “嗯,好,我知道了。”

    段续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但手上的动作却在加快。

    他用了个调虎离山计,现在,估计那两只鬼正在三楼友好交流。

    他喊了一嗓子后就赶到二楼,从阳台爬下去了,不过……虽然现在一楼确实没有鬼存在,但段续心中仍然有一股隐隐的不安。

    他不想在这里多留。

    就在这时,意外真的发生了!

    不是鬼下来了,而是……谭梅凤!

    她突然抱住了王予礼的腰,仰头看向段续。

    段续心中一颤,她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她的瞳孔放大到了整个眼球,异常骇人!

    王予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他拼命地挣扎,想摆脱谭梅凤,但谭梅凤却死死地抓住他的身体,不停地向上攀爬。

    “段先生,救命!快拉我上去!这女人疯了!”

    王予礼惊恐地大喊。

    此刻,两人之间最多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眼看着王予礼就要被拉上来了!

    疯了?段续可不这样认为,这谭梅凤的模样,像是正在变成鬼!

    但眼下要他立刻放弃王予礼,段续也做不到。

    他咬了咬牙,也拼尽了全力。

    而这时,王予礼也终于发现了谭梅凤的异常。

    她好像……并不是疯了。

    她缠在他身上的肢体冰凉而扭曲,面孔也变得惨白诡异,尤其是王予礼无意中看到的她的瞳孔,更是恐怖得王予礼不敢直视。

    最要命的,是她还在顺着绳子往上爬!

    她本来掉在王予礼后面,现在竟然爬过了他的身体,到了前面!

    她根本就没有管王予礼,她是冲着段续去的!

    这一点,不仅段续看出来,王予礼也看出来了。

    王予礼吓得浑身颤抖,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溢出。

    成年之后,他很少有过这样狼狈不堪的时候。

    谭梅凤的异变还在继续,一股冰凉彻骨的恐怖气息已经在三人间蔓延开来。

    因为段续的不停用力,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三米!

    王予礼拼命地拖拽着谭梅凤,只要他比发生异变的谭梅凤先一步出去,段续就能没事,他就能和段续一起将谭梅凤推下楼梯。

    但……谭梅凤此刻的力量大得简直惊人!

    王予礼哭得不能自已,但他根本就不能察觉到自己正在流泪。

    此刻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谭梅凤嘴边露出的狰狞獠牙。

    她真的……变成鬼了。

    “段先生……谢谢你。”

    这是段续听到的最后三个字。

    接着,一个黝黑的相机从楼梯下扔了出来。

    段续睁大了眼睛,看着马上就到楼梯口的王予礼松开了绳子,他拼命地缠着谭梅凤,扯着她的长发,箍住她的脖子,双腿用力在墙上一蹬。

    一人一鬼叮叮咚咚地摔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