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479:大结局
    十月清秋,桂花飘香,街道两旁落了薄薄一层花絮,风卷着飞舞,像下着一场白茫茫的雨。

    穿着长裙的女孩走进街尾的便利店,裙摆上青色的印花错落有致

    她绕开地上零零散散的快递收件,走到右边的货架“拿快递。”

    货架前面靠窗,窗前放了一把懒人沙发,沙发前面放了个装货的塑料筐,戎黎坐在懒人沙发上,双腿搭在货筐上,太阳在他左面,碎金一样的阳光刚好落在他半边脸上,他觉得晒,戴着卫衣的帽子。

    因为手术剪头发了,卫衣帽子里面还戴了顶鸭舌帽。

    他起身,摘了耳机,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游戏的枪声没有停,

    他问女孩“尾号。”

    女孩说“4213。”

    “稍等一下。”

    他去货架后面找快递了,并不是很熟练,找了好一番,才捏着塑料袋的一个角出来“收件人。”

    女孩失笑“宋岛岛。”

    她以前可是常客。

    戎黎从货架的纸盒子里拿了支笔,连同快递一起给她“签个字。”

    去年,他和徐檀兮去南城之前,程及把这家店盘下来了,还做便利店,请了两个员工,代收快递。

    一个员工上周摔了腿,戎黎过来顶几天班。

    当然,不是免费的。

    这家店现在程及是老板,戎黎给了个塑料友情价,一天九万。

    宋岛岛签完字,把笔归还,然后从包里拿出来一个苹果,放在录入快递的电脑旁。

    戎黎看了眼。

    她又从包里拿出一袋喜糖,大红的布袋上锈了大红的囍字,放在苹果的旁边。

    “我十月一号结婚。”

    戎黎对她有印象,记得她曾经送过苹果。

    他不是很会社交,客套的话他说得不自然,有点生硬,但他还是说了“恭喜。”

    宋岛岛挺意外的“谢谢。”

    若是以前的他,应该不会说这样的话,以前的他总是一个人在围墙里,像一只没被驯服却被困住了的狮子。

    宋岛岛从店里出来,隔着玻璃看里面的人。

    他又把帽子戴上了,背对阳光,低着头在游戏,从侧面可以看见他挺立的鼻尖和眼角的泪痣。

    美人还是美人,只是不住月亮上了,他住到了人间。

    突然来了电话,他很快退出游戏,接了电话。

    “杳杳。”

    他扬起了脸,嘴角弯了几分,侧脸上落的光都柔和了。

    徐檀兮在电话里说“我和李婶在外面买菜,会路过幼儿园,你回来的时候不用再去接关关了。”

    他嘱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走马路中间。”

    “嗯。”

    他又说“你别做饭,等我回去做。”

    “好。”徐檀兮问道,“店里忙吗?”

    阳光有些扎眼,他把鸭舌帽往下压了压“不忙。”

    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他在笑,睫毛落下的影子很温柔。

    宋岛岛站在玻璃窗的外面,有些失神。

    “岛岛。”

    穿着风衣的年轻男孩扯了扯她连衣裙外面的针织衫。

    她回头“嗯?”

    男孩下巴抬了抬,指玻璃窗里面的戎黎,酸溜溜地问“他是谁?”

    她担心里面的人听到,声音很小,笑意却很浓“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人。”

    是曾经光芒万丈地去过她青春里的人,那个人他变了好多,变得温暖了,爱笑了。

    男孩是宋岛岛未婚夫,听完颇不爽地瞥了“情敌”的后背一眼“你是真不怕我生气是吧?”

    宋岛岛挽着男孩回家“那你生气了吗?”

    他哼了声,用力在她脸上嘬了一口。

    店里没什么客人,临近黄昏,远处天边的颜色由金黄渐渐变成了橘红。

    戎黎拆开绣了囍字的布袋,挑了一颗软糖,剥了糖纸扔进嘴里,很甜,是他喜欢的发腻的味道“池漾,来帮我。”

    他只戴了一只耳机在打游戏。

    他依旧很菜,但他依旧热爱。

    池漾游戏里跟他不在一块“等等。”他跟徐赢赢在一块“赢赢快去舔包。”

    徐赢赢去舔包,池漾扛着枪在旁边保驾护航。

    被三个敌人包围的戎黎中了好几枪,血掉光,变成了盒子“我死了。”

    池漾“哦。”

    “……”

    戎黎踹了一下脚下的塑料筐,然后关掉游戏“我回家了。”

    负责收银的程金宝看了下时间五点四十,嗯,戎哥该回家给老婆做饭了。

    这个时辰,街上很多人,叫卖的小贩声音洪亮,拎着篮子买菜的行人从东街逛到西街,放学的小孩成群、蹦蹦跳跳,来小镇观光的游客倚在桂花树下拍照,玉骢雪山入了镜头,把人间烟火点缀成了水墨丹青。

    路边上,有个卖拖把的小贩戴着扩音器,说单口相声似的,把他的拖把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周边围了不少瞧热闹的人。

    “老板,这多少钱一套?”

    小贩说“八十九。”

    女士直摇头“好贵啊,能不能少点?”

    “已经很便宜了,都是出厂价。”

    四周人太多,没人注意到,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女士的包,手并不是很麻利,但刀片很锋利,割开一道口子,钱包掉出来,一直黝黑的手接住了。

    手的主人把钱包夹在腋下,再用外套一裹,哼着曲儿就走了。

    他看上去三十多,虎背熊腰,一口黄牙,边走边物色下一个目标。他定睛一看,双眼发亮,正要上前——

    一块砖头朝他砸过去,正中他的膝盖窝。

    他啊了声,整个人朝前栽,刚好磕在了一颗桂花树上,脑门被刮破了一层皮,夹在腋下的钱包滚了出来。

    路人闻声看过去。

    钱包的主人一摸包包,这才大喊了声小偷。

    那小偷捂着脑袋就要逃窜,可右腿一麻,摔回去了,一回头,就看见了人群里的戎黎。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帽檐的阴影落在眉眼。

    “戎、戎、戎——”

    小偷叫杨老四,一年前在这条街上扒过戎黎的钱包,他现在不太麻利的右手就是戎黎的杰作,接骨后养了一年,这不,又手痒了。

    戎黎懒洋洋地走上前,夕阳在他后面,他脚下踩着影子“手好了?”

    杨老四瞳孔骤缩,浑身发抖。

    一年前,就是这个恶魔,用砖头砸碎了他的手骨。

    戎黎弯下腰,捡起石头——

    杨老四抱住头,恐惧地大叫。

    “叫什么?”戎黎把石头扔到路边,免得挡路,他吹了吹手上的灰,拨打了110,“我要报案。”

    今年的秋天没那么萧瑟。

    后来的戎黎不再是当初的模样。

    七点多了,天已经彻底黑了,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笼,把树影一摇一晃,巷子里的家犬听见声音后吠个不停。

    “汪!”

    “汪!”

    “汪汪!”

    路口的影子沐着夜色,跌跌撞撞地走来。

    乱叫的狗群安静了,各自缩回窝里,把脑袋藏好,乖得像鹌鹑。

    “哥哥!”

    戎关关像只欢快的小鸡,飞奔出去。

    徐檀兮在后面,手里提着手工做的灯笼,长裙外面披着一件刺绣的斗篷。

    她望着夜幕里的人,把灯光打到他脚下“回来了。”

    戎黎把抱着他腿的戎关关扒拉开,到徐檀兮面前,四周昏黑,眼睛里的她温柔又清晰“不是让你在家里等吗?”他去警局做笔录了,这才回来晚了。

    徐檀兮一只手放在腹上,小腹微微隆起“怕你看不清,我来接你。”

    戎黎接过她手里的灯笼,牵着她往家里走。

    戎关关跟在后面“哥哥,你买的什么呀?”

    “糖油粑粑。”

    “给我来提。”

    戎黎给他了。

    小团子拎着袋子一蹦一跳地往家里去,嘴里哼着幼儿园老师新教的儿歌。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月光泄下,人间烟火沉于夜色。

    ------题外话------

    抱歉,现在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