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477:吃错了避孕药
    何冀北看了一眼床单上那抹血迹,整个人都有点呆滞。

    高柔理却依然淡定“会议需要推迟吗?”

    何冀北忍不住回想昨天晚上的细节,他怀疑只是做了个梦,但低头一看,腹上还有痕迹

    他恢复平时的表情“不用。”

    “好的,何总。”

    高柔理说完出去了,并且体贴地带上了门。

    难道是双胞胎?何冀北眉头皱得死紧,呆坐了两分钟,从地上捡起内裤穿上,拿到手机,翻了翻通讯录。

    他从来没处理过女人问题,这是他的薄弱项,于是他打了程及的电话。

    为什么是程及?

    ——锡北国际花花公子排行榜第一名。

    何冀北的开场白是“我有个朋友。”

    无中生友系列。

    好老套。

    老套到程及都懒得戳穿“你朋友怎么了?”

    何冀北不仅语气,连程及那边根本看不到的表情都在表达“跟我无关”。

    “他和自己的秘书发生了关系。”

    哦,一夜情。

    程及好整以暇“嗯,然后呢?”

    “他秘书没当回事。”

    但你当回事了,不然不会打这个电话。

    程及了然“你是想问女方为什么没当回事,还是想问男方怎么办?”

    “女方。”

    程及这人吧,看热闹从来不嫌事儿大“她不在意,或者你技术不行。”

    何冀北皱着眉纠正“不是我。”

    程及从善如流地改了口“你朋友技术不行。”

    何冀北把昨晚的细节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没有。”

    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承认。

    程及继续套话……啊不,继续和谐互助“你想负责?”

    何冀北咬了咬后槽牙“不是我。”

    该配合你表演的我尽力表演“你朋友想负责?”

    这个问题何冀北考虑了十几秒“他不想,完全没有恋爱结婚的打算。”

    对,就是渣得这么明明白白。

    程及也渣,除了对自己女朋友不渣“女方不当回事,你又不想负责,那就只能——”

    “不是我!”

    何冀北挂掉了。

    房间外面,高柔理的耳朵正贴在门上妈的,隔音怎么这么好。

    有点绝望。

    她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但没人接,她继续打,还不接,继续打……

    第五遍的时候通了。

    “纪佳。”

    纪佳有严重的起床气“没睡醒。”

    她挂了。

    高柔理“……”

    不到十分钟,何冀北出来了,衬衫笔挺,衣冠楚楚。

    高柔理递上平板,表情管理满分“何总,会议已经开始了,我让ta重新排了议题顺序,您晚点到也没关系,前面的会议纪要会发到您邮箱。”

    何冀北接过平板,打开邮箱“嗯。”

    高柔理走在后面,距离留得刚刚好,不打扰,又能随叫随到。

    “高秘书。”

    高柔理上前一步“何总您说。”

    何冀北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你头发乱了。”

    她没梳中分。

    高柔理表情破功,愣了半天“抱歉。”

    她低头,整理头发。

    三十二分钟后,车开到了lys电子,比平时最少少用了一刻钟。

    何冀北抬头,又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下车。

    高柔理没下去“何总,我需要回家换个衣服。”

    何冀北朝右回头,想到右边眼角有痕迹,他换左边了“嗯。”

    高柔理把车开走了。

    何冀北看着远去的车尾,拧着眉头,陷入了深思高秘书为什么这样?

    高柔理去了纪佳家。

    她按了好几分钟的门铃,纪佳才顶着鸡窝头来开门了“姑奶奶,我昨晚三点睡的。”

    巧了,高柔理也是三点,她瞬间丧气“我完了。”

    “什么完了?”

    高柔理一副恨不得切腹自尽的表情“我把何冀北强了。”

    “……”

    一大早就这么劲爆。

    纪佳的瞌睡醒了,她精神抖擞了“你这么强?”

    何冀北诶,女人在他眼里就是一坨肉的何冀北!

    虽然不应该,但纪佳双眼发亮,忍不住兴奋“你怎么强的?”

    没出现乱性后失忆的桥段,高柔理记得一清二楚“我中了药,特别猛。”

    “你绑他了?”不然十个高柔理也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他拒绝了,但我摸了他,趁他不动的时候把他拉进了屋。”除了切腹之外,高柔理还想剁手,“他衣服也是我扒的。”

    “他没反抗?”

    高柔理认真想了想“就开始反抗了,后面没有。”

    一点药下肚,是人是兽立马清楚。

    高柔理兽性大发没错,但何冀北同样不做人。

    纪佳安慰好友“别慌,这不算强。”

    “可他是何冀北,他那么变态,在帝都只手遮天,要是想跟我算账,我最少十年起步。”

    高柔理给何冀北当了六年秘书,这六年里,何冀北身边别说女人,连母蚊子都没有一只,不是太洁身自好,就是爱好为男,不论是哪种,她都犯了他的大忌。

    虽然她也很亏,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

    她在心里把何强迫癌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

    纪佳仔细一想也是,能当上锡北国际的七爷,怎么可能是善茬,得小心为上“那先销毁证据。”

    “怎么销毁?”

    “有监控吗?”

    “会所应该有。”

    “我找人帮你弄掉监控,你把自己洗干净。”还有最重要一件事。“对了,避孕药吃了吗?”

    高柔理一愣“没有。”她给忘了。

    “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有药,我上次吃剩的。”纪佳刚想说在左边的抽屉,电话就响了,“我先接个电话。”

    她喂了一声。

    高柔理倒了杯水,拉开右边抽屉,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药瓶,她问纪佳“吃几颗?”

    纪佳抽空应了一声“一颗。”

    高柔理倒了颗白色药丸,就着水吞了,然后放下药瓶就去洗澡。

    ------题外话------

    23号不一定能更新,家里有人要做手术,但手术时间还没有定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