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似神明降临 > 第127章:不多了解,怎么占有我
    苏衍松了手,一双眼睛猩红,眸子有了一丝希望,他捡起沾了血的棒球棍“有种就找我,拿女人说事,孬种。”

    他意指的对象不明,郑老爷子黑了脸。

    “你是苏衍?”

    郑老爷子突然这么来一句。

    苏衍勾唇一笑,眼里瞧不见底“认识老子就行。”

    他说完一棍子砸碎了电话,留了一句话转身往门外走“把这老头拖住。”他补充“热搜压一下。”

    韩竞有种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感觉!

    然而郑老爷子盯着他嗜血的背影,眼里有了情绪。

    ~

    项南医院。

    云陌下了车,往医院内走的很快,垂在身侧的手臂上留着两道新鲜刀口,血丝凝固。

    他眼神有些潮,眼皮浅浅地搭着,声音低了低“哪一间。”

    他声音听上去很稳,细听却似沉在海底。

    慕沉微顿了下,步子加快“最里面那间。”

    大雪天出了微弱的阳光,云陌一身黑衣,袖子上染了血,雪落上去,融成一片红。

    光线将他影子拉的很长很长,阴沉的影子落了一地。

    苏衍跑过来看到云陌过去的背影,隐隐的失落被庆幸遮盖的一点儿不剩,他寻了一处墙边,靠上去。

    身子一软,滑在地上,他笑了下。

    还好,还好。

    他找不动时,还好云陌找来了!

    房间里光线不强,书鸢躺在地上,气息很弱,若不细探,轻易察觉不到。

    她眼睛睁不开,只听见有男人丑恶的声音。

    “有人说这样可以毁了他们两个!”

    “给她注射。”

    “我要让他们俩都去死!”

    她动不了,手腕上刺疼了一下,有什么东西顺着血管流进去。

    很疼,很疼。

    她没有血色的唇蠕动一下,她在唤云陌,旁人听不到,然而她知道,她想云陌。

    突然,耳边有一道很响的踹门声音,有男人哀嚎,有男人哭求。

    书鸢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她听到一声枪响,眼泪流了出来,几乎同时熟悉的气息裹住了她。

    “书鸢,别睡,好不好。”

    云陌跪在地上,身上溅的都是血,他把人搂的很紧“对不起,我来晚了。”

    整整六个小时,她有多煎熬,他就有多煎熬。

    他身上有血腥味,她很担忧,但是听见他的声音,她揪着的心落了下来,强撑着的事有了慰藉,她清秀的手垂了下来!

    一瞬间没了生气。

    他唤她名字,吻她额头,一遍又一遍,惊慌失措都跑了出来“书鸢,我是云陌啊!”

    慕沉定住,如鲠在喉“云陌,带她去医院吧!”

    那人给她注射了东西,他闻了,是毒品!

    云陌恍若如梦初醒似的,就着跪在地上的姿势打横抱起了她“别怕,我带你回家。”

    他抱着她,就像抱着整个世界一样,不敢轻不敢重,小心翼翼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她颤着的睫毛。

    像个患得患失病人。

    一地的狼藉丢下,郑天麟躺在血泊里,手心一道枪伤,往外流着血。

    夜半,沉寂也温馨。

    弦月半弯坠在天际,光线很弱,偶尔从云层中投下几缕月光。

    云陌眼睑低着,迷离的灯光下,他一下一下的吻着病床上书鸢的手,将所有的爱意由指尖传递。

    书鸢做了个梦,她梦见有人在黑暗的尽头,带着光走过来。

    病房的灯光调的很暗,她眼睫闪了两下,缓缓掀开眼皮,她看见了黑暗尽头的那个人。

    她眼里恍惚“云陌?”

    云陌心沉平谷,笑了笑“是我。”

    他眼窝微陷,一头黑色碎发搭下来,挡住眉骨,敛去了硬朗气,只剩下一丝忧虑的痕迹。

    书鸢抬手碰他颊骨上的一道伤口,已经被处理过,红红的。视线调转,她看见自己手腕血管处贴住的绷带,只一眼,便颤着长睫躲开。

    她笑着问“疼吗?”

    云陌的头低了低,嘴角笑意很淡“嗯,很疼?”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脸上,有点凉,他握紧暖着“这样就不疼了。”

    两人都心有灵犀的没提及那间不好的事,因为那是她的噩梦,更是他的噩梦。

    空调温度较高,灯光落在地上,暗影交错,碎了星光点点。

    书鸢往床里面移了移,外面留了足够大的位子,拍着床铺“要不要躺一会儿。”

    他眉宇里都是松懈下来的倦意,眼睛也很红。

    “可以吗?”他说着,人已经脱掉外套扔在椅子上。

    书鸢没有忸怩,掀开被子“你不愿意吗?”

    云陌噎了噎,上床的动作一顿,头一回被堵的心甘情愿“愿意。”

    外套搭在椅子上,他贴身一件黑体恤,拢起的腹肌轮廓清晰可见,清隽修长,她想起早前更衣室有幸一见,瓷白的脸蓦地红了。

    书鸢揉了揉鼻尖,转移目光,刚巧撞进他暗灼的目光里,一刹沸腾。

    云陌往她脸上凑凑,眉骨弧度上挑,似笑非笑的睨向她“你在想什么,脸那么红!”

    她尽量保持了平静,沉默想着回应的话。

    心跳也快了,心里也开了花。

    云陌知道她答不出,舌尖抵住下颚,难得露出痞笑“意淫我啊!”

    那目光让书鸢觉得脸红心跳,不敢对视,她记得云陌以前不这样的,她抬眸便说出来了“你以前不这样的。”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他一倾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以后多了解了解我。”

    “为什么?”

    云陌侧着身子,手自然环在她腰上“不多了解,怎么占有我”

    书鸢“……”

    月色澜山,雪又下了一夜,夜风衬着雪掠过全身,微微有点凉。

    老树下,苏衍做在长椅上,还是那一身染血的白色衬衫,地上的雪很厚,烟头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他问了医生,书鸢平安无事,明明他可以回去的,然而,他想见见她。

    却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

    苏衍肩上落了雪,白色衬衫,没有穿外套,凌晨时分,起床打扫院子的阿姨看见老树长椅下低着头的男人,拿了件棉大衣过来。

    “小伙子,这衣服你披着吧!”

    昨晚她下班他就在,已经一晚上了。

    苏衍抬眸,身上被雪打湿,血晕染开来,有些刺目惊心。

    “想见就上去看看吧!”

    他头虽低着,不隔几秒就会抬起头,盯着六楼亮光的那一见看个几秒,然后又低头。

    就这样一直重复。

    苏衍来了脾气,不甘于被人窥探出心思“谁说我想见她了!”

    阿姨也不管他死鸭子嘴硬,怕了他身上的血,把衣服扔在他腿上,转身就走,边走边念叨“不想见你等一晚上,不想见还老往上看……”

    哦!她想起来了,昨晚还有医生就在这个地方,汇报了哪个病房的情况?

    她耳朵尖,扫雪的时候听到了!

    ------题外话------

    晚安~

    以后暂定晚上十一点半更新,改时间会通知。

    宝宝们记得正版订阅哦~

    新的八月开始啦,有月票的宝宝们投一票,么么哒~

    红豆,评论走起来啊,多多评论,作者大大码字飞快哦~